粽子的味道

彧舍

小时候,

过年的粽子,

是糯米的香甜,是幸福的味道。

而今,

过年的粽子,

怎么也吃不出那分甜,

有的,只是记忆中的味道。

记得每年的这时,

坐着木凳,双手托着下巴颌,

围在旁边,

看着您接过母亲挑好捋顺的粽叶,

只三两下,手中的粽叶就变成了

棱角分明、充实饱满的大粽子。

您说,闻着粽叶香吃着粽子,

才有年味,才是真的过年。

现在,这一切都已成为过去,

再也不能看着您包粽子煮粽子,

再也吃不到您包的

专门为我包的没有其它豆子用纯糥米包的大粽子,

煮的时候还要五个一起绑在一块儿,

生怕和其它包着豆子的粽子弄混了。

因为,纯糥米粽子是你儿最喜欢吃的。

想着念着,已经咽了好几次口水。

别人过年,

儿如过关。

岁岁年年,年年岁岁,

每年的这个时候,

当别人办年货、蒸花馍、包粽子,

数着日子期待在外的儿女踏上归途列车的时候,

回家、团圆,对您

却是奢侈的字眼,

您知道,这是一种信念的坚守。

或许心有不满,

却是——

您一直以来的——骄傲。

从未埋怨过,从未为难过,从未要求过,

正如此,这便成了我的心结

一辈子的难以解开的心结。

一生实在是太短暂了,

有些事情现在不去做,

还未等我做,

这辈子就真的做不了了,只能

留下一摸记忆,

留下万般愧疚。

现在,

过年的粽子,

是凭着记忆,自己动手包的粽子,

虽然并不是那么的规整好看、不是那么的充实饱满,

出锅时也闻不到那味清香,入口时也没有那份甜糥,

原来,

这是我包的粽子。

但无论怎样,我已经学会了包粽子。

咬一口,全时儿时的记忆,

嚼几嚼,满满人生的味道,

咽下肚,那是成长的养分,

因为,有妈有家有您。

2018年2月12日10时30分初稿

2018年2月13日23时15分定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