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 题

无谋沈千策

蚊子不猖狂了,夏天过去了。

灯火阑珊中的人还是睡不着,失眠。

后甲板下轮机的声音好吵

舷窗外浪潮的声音好吵

数到第一万只羊的时候他开始回忆

回忆他去过的地,见过的人,喝过的酒

解放西路,江滩排挡,黄焖鸡米饭

他,它

雪花,哈啤,二锅头

他努力把地点和人物拼凑成了画面

光着膀子的汉子举着大把羊肉串

邋遢不堪的男人蹲在角落抽烟

流着青色鼻涕的男孩在奔跑

浓妆艳抹的大妈在跳广场舞

秃头的大爷在盯着年轻的姑娘

满身肥油的宠物狗在电线杆下撒尿

皮包骨头的野狗在街对面狂吠

画面好多,所以他失眠了。

不过好像没有地点,没有她,也没有酒

他想回去,他想他们,他想喝一口酒

但他知道这不可能,真可怕

他甚至有点想念那只蚊子

该死的秋天,竟然夺了唯一陪伴他的蚊子

无辜的右手,成了毁灭陪伴的帮凶

酒啊,酒啊,

什么时候觉得啤酒不苦了

好像是发现日子更苦的时候

他想喝酒了,在右手拍死那只蚊子之后

他羡慕酒后妄言无人信

可是,没有酒啊。

有的是无尽难熬的黑夜和无比清醒的神经

嗡嗡嗡

一只蚊子在他耳边盘旋寻找新鲜的血液

内心狂喜的他克制自己的喜悦

生怕蚊子惊动飞走

着陆,寻找,扎入

多吸点,多吸点,多吸点

再陪我一会儿,

再陪我一会儿,

再陪我。。。

还是飞走了啊,吸了他的血就这么走了。

狂喜过后的悲伤他们称为悲痛

真是只负心的蚊子

负心的蚊子和喝不着的酒

还有得不到的人

应该是黑暗中最恐怖的三样东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