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世界最容易被低估的词---萝莉

想当初,大宋朝文彦博,幼儿即有灌穴浮球之智,司马温公,倒有破肛救儿之谋,甘罗十二岁剿灭城管,周瑜十三岁任五毛都督,所以说,智商跟年龄应该没有什么关系,有的人活了几十岁了还是个傻逼,之后,兵长以一米五的尺寸抵抗巨人,征天魔王越前龙马只高了一厘米一样武运昌隆,鸡鸡夫斯基身高不到一米,一样贱的飞起,急了也能装逼,所以说,武力值跟身高基本上也没有什么关系,敢上街砍人的一般还没有几个身高上了两米。

综合这两条来看的话我们也就引入了世界上,尤其是二次元世界上最容易被低估的词,萝莉。

萝莉,本身应该是个很柔弱的词,萝是萝卜的萝,莉是茉莉的莉,想拔就拔想插就插,人畜无害,童叟无欺,但随着萝莉形象的推移,绅士们越来越发现反差萌的乐趣,现在很多游戏中都出现了暴走萝莉,罗是修罗的罗,力是大力的力,能抗能打,堪称大叔粉碎机,比如号称东方马克思的东方栀子,身材贫瘠,眼神共产,极恶如仇,智勇双全,乍一看还以为是葫芦娃成了精,他在台上歌颂人们歌颂党,我们只能跪在电脑面前选择死亡,更有CCTV开光加持,值得一生珍藏,除此之外还有无主之地里喜欢没事就整点动静的缇娜,英雄联盟里喜欢有事就整点动静的金克斯,都是战斗力跟体型完全成反比的代表,莎士比亚说过,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撕碎给观众看,然而实际上我们看到,即使进克斯和缇娜身上该有的萝莉的纯真朴实憨态可掬已经完全被撕碎,但其人气一样要远远高过东方栀子,所以说真正的悲剧是把撕碎的东西给观众看,然后硬说他很美好.莎士比亚应该做梦都没有想到文化部竟然除了文化什么都干。

我觉的喜欢正常萝莉的时候,都是当大叔心有沟壑的时候,作为一个粗糙的死宅,他所做的就是物色弱小萝莉,在天使的声音和柔软的灵魂中释放自己,而喜欢暴走萝莉的都是当大叔心有沟壑的时候,作为一个粗糙的死宅,他所做的就是接受蹂躏,在肉体的痛苦和挣扎中获得重生,这是人本能里渴望侵略与被侵略的本能,但依然还是拜托不了要坐牢的宿命。

狂野星球总结起来就是自己星球的资源耗尽去争夺别人的资源,而且打折保护自然的旗号,

因为但凡暴力萝莉必然有几个最大的特点,第一就是孤儿,无父无母的不好管搂不住,而且心理相对阴暗,看谁不爽上去就干,看谁爽了,上去也是干,第二就是其生存环境绝对十分恶劣,这个想一想应该就能明白,那种绝对有效的杀人手法和反侦察手段肯定不可能来自于科班,只能是长期为了生存而锻炼出来的一种手段,第三点就是张的萌,再吊的萝莉也是萝莉,从力量和速度方面基本上不太可能刚得过一条像我这样的大汉,所以一般的杀人手法都是叔叔叔叔给你颗糖吃,然后对方发现手里多了一颗手榴弹,基本上满足两个以上的条件就能顺理成章的被设定成暴走萝莉,根据达尔文的理论并不是满足俩条件的都成了暴走萝莉,而是不满足俩条件的都死了,相信人文的力量。

狂野星球本身顾名思义,肯定十分的自由十分的狂野,各方势力在此集结并且争夺资源,其实说白了就没有什么正义不正义,无非都是为了各自的生存,就像现在一旦到环保就是我们要保护地球保护大自然,我觉得地球和大自然并不需要你去保护,人类就算全部灭绝了人家地球还是该转照转。与其说的那么高端不如直接告诉大家,再这么抢资源下去咱们就抱在一起一快玩完。啊 大家都要点碧莲,简单明了节奏欢快,扯大自然干个蛋。

纵观中华上下五千年,但凡大家有口饭吃就没有人乐意去造反,但凡能约到炮就没有人去大保健,为了生存而做出的某些极端事件本身就容易被原谅,况且萝莉们又长的那么萌,大多数人都给予同情而不是指责,在那种危险复杂不讲道德的环境中,能活着就已经相当不易,萝莉们又是弱势群体,反正肯定要比银行弱势的多,我们并不能要求他们有多高的道德,甚至以我资深萝莉控的角度来看,没能帮助他们做什么都是十分巨大的遗憾,所以说出来混,主要还是看脸。

著名抗日英雄杰克布朗曾经说过生活从来不易并非只是童年,现在的三次元萝莉承受太多不应该承受的东西,地沟油,苏丹红,三鹿奶粉,挺过来这些还有校长领导,还有我这样的帅大叔,所以每当我看到很多小女孩遭到侵害的案件时,我很希望她们能像狂野星球中的奥林那样拥有保护自己的能力,能够轻易击倒那些企图侵犯的所有敌人,也能够一眼就看穿人情冷暖,但事实就是这些事基本不可能在三次元出现,更重要的是现在三次元萝莉质量堪忧,不是喜欢bigbang就是exo,跟他们的世界观不知道差了多少个tfboy,所以我觉得作为一名心有沟壑粗糙的死宅,还是控控二次元比较好,舔舔屏幕买买本子跳跳应援舞又不犯法,如果真的胸有沟壑非要找个三次元萝莉欺负欺负,还不如过来找我搞基,只要价钱开的合理,让我穿罗裙也不是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