庐山的踪迹

葛余涞

我第一次到庐山,便开始惊诧于她的美了。

清晨,万籁俱寂,东方还是澈澈地灰青。抬眼望去,树林掩映,重峦叠嶂,郁郁葱葱,若隐若现。成群的远峰在乳色的云朵里沉睡,你站在那深吸一口气,仿佛体内也充满了幽幽的香味。

径直往山里走,满眼都是风景。你看那公路蜿蜒而上、时而陡峭、时而攀升,稍不留心,旁边即是深则千米的落涯。一片溪流声中,近处的松针、白桦、翠柏枝丫交错,拔地而起。在经历了无数历史的变迁,它们早已在岩中立下深根,此时正显出勃勃地生机。

大约再过二十几公里,我们就来到了花径湖。

白居易曾这样写道:“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

而此刻呢?

秋意黯然、落英缤纷,湖面波光粼粼,沿岸森林密布,松林的影子倒映在湖上,清风徐来,树影肆意地流淌,显出极可爱的样子。

湖心还有个亭台水榭,亭盖上下都是空空的,像一只张开翼翅悬停在空中的鹰,下面四根赤色木柱直直挺立着,在天地间显得异常耀眼。

我们探着路继续往里走,乱石中有条袖状的瀑布。李白有诗云:“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只是我们过去的时候,水流似乎比想象的细,定睛望去,落岩之间闪着些许的白光,明晃晃地刺痛人眼。那飞流的声音也在山谷里来回响着,你闭上眼睛,仿佛自己也成为自然的一部分,忘记了时间和空间的存在。

再看那瀑布原本还是完整的幕帘,往下却被分成了细细地好几捋。瀑流经过时,遇到带有棱角的岩石,顿时化成颗颗晶莹的“珍珠”,在阳光下远远望去,让人不禁想起“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右侧是落潭,只是水已经绿得太不像话,这该是种怎样的美呢?从远处看宛若镶嵌在山谷的翡翠,也像一片硕大的荷叶横横地铺开,更像是青天整个倒扣在里面,分不清哪里是天,哪里是地了。

顺着栈道,依次走过险峰、好运石、竹林寺,面前突然出现一道古朴的石匾,题名为“仙人洞”,这三个红字在蔓藤的缠绕下,显得神秘而梦幻。过了石匾,有个开阔的观景台。登高而望,山间云雾缭绕,翻腾不息。

左边是由砂崖构成的岩石洞,在洞穴最深处,有两泓泉水沿石而落,泉水清澈冰冷,叮咚有声。相传名道吕洞宾曾在此洞中修炼,直至成仙,后人故而奉祠吕洞宾。这里的飞岩可栖身,清泉可以洗心,颇有远离尘世的感觉。

沿着山路拾级而上,不远处就是著名的锦绣谷。这座山谷经由冰川的反复雕刻,最终成为一个平底陡壁的幽谷;据说此地春有百花,夏有苍松,秋有丹枫,冬有雾凇,四季如花团锦簇,风景美不胜收,故而成名。

几小时后,黑暗渐渐落在我的面前,我知道梦醒了,到下山的时间了,只是我的心里充满了不舍和幻灭的情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