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页的梦

墨景川

夜,让人矫情。

古运河波光熠熠 。

南长街这段儿,似是支流,不甚宽,亦不疾。

且这街沾些古韵,两旁的店铺不全是凡俗无趣,很适合与人逛逛。

嗒,嗒,嗒。

青石街走起来不会平整,声音也不太同。

我拉着你坐到那歇脚亭廊,阳光懒懒地随波摇曳。

“烟雨朦胧就完美了。”

“嗯。”你笑了笑,“无妨,这样足矣。”

游人不多,也无喧嚣。只有轻轻的踏足声,如河水,安然中徜徉。

偶尔有男女,着古装散步。女儿家略施粉黛,抿了唇纸,凭一只云凤簪盘头发插好发髻。小伙子轻摇折扇,温文儒雅,腰间特意挂有一只香囊。

也不知是哪朝哪代,但觉惊艳,如昔时那公子小姐,相伴踏春。

“其实我一直有些向往古代的风花雪月。”

“明年开春,我们便重游此地。”你挽过我的臂弯,“最好是个阴雨天,好遂了你意。”

嗒,嗒,嗒。

街将尽,是一古桥,名曰清名桥,始建于明。

河边桥下,有三两石桌长凳。

我拉你并肩坐下,要了两碗江南甜酒酿,歇歇脚,好走完最后一程。

背靠古桥,有风从河上来,酒酿甜香扑鼻,你我悠然自在。

“好想时光停在这一刻。”

霎时间,风大作,水声哗哗不绝。街上桥上一片吵嚷,小吃店的吆喝声,游人的笑闹声,孩童的哭声...

我慌了,我向你大喊,妄图盖过周围的声音让你听到:“这样的风景与生活!我想和你一起啊!我想你和你永远啊!”

话音刚落,忽然只剩你我坐在那里,其他人都不见了,风也消失了。那河道里缓缓流淌的,阳光下的粼粼波光,似是无数时光碎片。你仿佛什么都没有察觉,依然闭着眼,捧着那空碗品尝甜酒酿。

我明白过来,是该走了。

嗒,嗒,嗒。

我继续独自向前走着,走到了街的尽头。

我看不到河水源自何处,又流向何方。古河吞噬了我的过往,一往无前,一去不返。

从此,我遗失了所有有关我唯一青春里的路人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