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昔之

中庸

高一随笔
一日复一日虚度着时光
别人眼里掩饰不了的鄙视目光
自以为是着为不作为找着可笑的理由
唯一注视过最多的
是墙上的时钟
还在幻想那一鸣惊人的疯狂
身在考场
一道道不确定的答案下
心中是否又在暗暗祈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