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遗憾

2018年10月12日下午四点,白领还在办公室里端坐着,一号线八角游乐园站附近发生了小规模拥堵。就连人行道上都站满了人。面对如此庞大的人群,地铁站不得不采取限流措施。有趣的是,四个地铁口中只有一个发生了拥堵,其他入口门可罗雀。

这是“实验高峰”,今天是实验中学开运动会的日子。全校几千人在石景山体育场聚集。学校班级很多,入场式进行了半小时,每个班穿着不同的衣服,举着不同的道具绕四百米跑道行进一圈,集合在操场上听校长发言。因为坐得离校长很远,看台上的同学都在玩手机,直到国歌忽然响起才一惊,赶紧起立面向国旗。

看台上我们班位置靠后,看不清楚比赛,距离我的项目开始还有两个小时。我看一会同学吃鸡,看一会自己的计算机书,书没看多久又去看别人打王者。王者一局还没打完,我又打开自己的书读起来。100米项目的同学比完,都拿到了名次。他们坐下后聊天的聊天,追剧的追剧,打游戏的打游戏,惬意极了。我却坐不住,不停凑到旁边人身旁看。

400米项目在1500米之后,我跑1500,X同学跑400。他也特别紧张,我们就约着一块到场馆外热身跑。热身跑的时候迎面走来熟悉的老师或同学,用语言或目光向我问好,身体跑热了,我也轻松了很多。

我到的时候检录处已经有不少人。A同学和我都在数理班,一见面就告诉我:“1500米有一个体育超好的。”

我疑惑地问是谁,他也不知道。我们就一起问身前的B同学,B同学指了指C同学,说:“好像就是他,是他们班体委,据说1000米超过了体育特长生。”

我看到那个人个子不高,穿着海尔斯的跑鞋,橙黄色的十分显眼。检录进场的路上路过跳远比赛场地,我却没心思欣赏比赛,一心惦念着那个穿橘黄色跑鞋的人,盘算着开跑后是抢到他前面还是跟在他后面。

我们是第二组,要等女生800米和男生1500米第一组跑完才能开跑。800米那组我们班的女生跑在比较靠后的位置,身边刚认识的一个同学指给我他们班的女生,排在第五名。第一圈结束我们班的女生又掉了几名,身边那位同学却惊叹道:“我们班的女生超到第三名了,赶上了第二......”终点线处,两名女生正在角逐第二名。冲线的瞬间,我们谁也没看清谁是第二。我们正努力回忆细节,发令枪声响,1500第一组跑了出去。

第一组里有一名同学跑的飞快,没过多久落下第二名好远。他个子高大,穿着鲜艳的短袖。很快1500米跑完,他轻松地获得第一。

第一组跑完后,随着主席台命令传来,我们站上了起跑线。裁判的枪声响了,我用最快的速度冲到了队伍最前端,然后跑了半圈。跑道第二个弯道,身后传来另一名同学的脚步声。他穿着橘黄色的跑步鞋,我心里一紧,脚下放慢了速度。他弯道时从我身边超了过去,我跟上他的速度,紧咬在他身后。跑完一个直道我感到他的速度渐渐慢了,于是我憋着一口劲,在弯道处从外侧超了过去,并甩开他一段距离。

我又跑了一圈,距离比赛结束只有700米了,观众席上忽然传来呼声。我还没意识到发生什么,一阵风刮过,身旁一个高大的身影忽地超了过去。他的速度几乎是我的1.5倍,超过我后瞬间拉开了距离。我心里有些沮丧,坚持没让第三超越,以小组第二完成了比赛。

比赛结束我的同学在赛场门口迎接我,他们告诉我,那个超过我的人是学校游泳队队长,肺活量8000多。初三时他超了田径队的一名同学半圈,我被他超了一百多米完全不丢人。

我得了第三,第一组的第一名比我快了不到一秒。我很后悔自己没超过他,却有一点欣慰,也许一点遗憾能鼓励我明年做得更好。

我深刻的记得比赛结束我的喜悦。跑完我心脏痛得厉害,绕场走了十分钟才能勉强回到看台上,每次咳嗽都会牵动心脏疼。但我心里充满自豪感,好像比赛前心理的紧张都化作了幸福。名次不能说明一切,毫不费力的完美胜利有时不如拼搏奋斗的不完美。打动人的不应该是成绩,应该是成绩背后的故事。而我们,是故事里的一员。

录完成绩,那个游泳队队长就走出了体育场,十分轻松,我相信他比赛前一样轻松。他曾经有没有过我这样的感受,会不会在喝彩平静后,怀念那种没有胜利的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