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夏厌眠

Gabriel张比格

不知觉,新夏已泛了微黄,一人在家,本以为轻松自在,却抵不过校园的琐碎。

夏季的闷热潮湿实是令人头痛,静坐不动也会一身是汗,别提闭目养神了,心却无法静匿。每逢休憩片刻,一楼的养鹅人家总会如盛典般欢腾,临楼的犬吠也此起彼伏总不会停,吵得人心烦意乱。

每日重复的路线,重复的服装,重复的动作,只因车两旁路人的不同而略显趣味。想见见初中时的好友,他们却总不得闲。讨论多次无果,倒也减了不少相聚的热度。

人算是自找无趣的,无聊的时候总想着见到那个人,却明知他给自己留下的伤痕。见到他的时候,会笑,可是也在不停容忍他的缺点劣性。见不到他的时候,会想,宁愿冒着多大的痛楚,就算不可能。

现在惧怕躺在床上的时候,那么无知无求。没有昨天的回想,今天的总结,明天的展望,一切都是重复而乏味的。

确是需要一个人来陪伴生活了吧:夏日烘晒时,躲去商场,给彼此挑选几件衣物,一人坐在沙发上细心地评价,另一人则不停进出更衣。或是去cafe,点上两杯最爱的冰饮,享受着沁凉的滋润,看着彼此的模样,露出甜蜜的傻笑。或者干脆回家,打开空调,拉上窗帘,在一个午后,惬意地躺在沙发上看着电影,或是酣眠在他熟悉香气的怀抱中。当,落日熔金,云彩的火焰沸腾了整个世界,与他共坐在窗前的软枕,无言地望着疲惫的夜色。

阴雨连绵,捧一本书,倚坐舒适的座椅,头轻贴巨大的落地玻璃,安静地凝视着窗外的阴雨连绵。小圆桌上的竖长乳白色蜡烛,它摇曳着轻柔的焰色,将拨着吉他轻声的他的影子映在背后的灰蓝色墙壁。一切,宛若定格的永恒。

大概不会感觉无聊吧,至少很长一段时间里不会,因为你知道另一个人总会有天马行空的想象,而你,便是漫想家付诸实际的纸笔。

总爱对身边朋友说喜欢自己一个人过活,是啊,的确随性自由,可在人前的欢笑过后,留下的便是需要自己一人独自灼烧的空寂。独行侠的确很酷,可没有伙伴的支持,他总归是失意的。不想要的,并不是一开始便不愿意接受,而是在寻找多年无果后的失落演变成为放弃,也是很多人前的释然。

近来总会失眠,不知为何,好友说是心事太多,成为我这样的人总是累的,没有一刻大脑停止瞎想的时候。又在晚上发了这么久的神经,也许该继续躺在床上一个人入眠,现实中得不到的,说不定在这个梦里,在下一个梦里,在下下个梦里……能够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