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录武志红公号《玻璃心》

一位华裔妈妈在网上吐槽:在日本上学的4岁儿子经常被班里的一个孩子欺负,每天都会挂伤回家,要么额头出现擦痕,要么腿有淤伤,妈妈非常心疼。

华裔妈妈以为老师不知道,到学校将情况告诉了老师。

老师的回答让她很吃惊:

“是的,我知道你儿子跟别人打架,并且你儿子占下风。不过请原谅我们不能阻止,因为这是孩子的社会性行为,我们的教育目的是要让孩子自己处理冲突,而不是通过家长或老师来解决。我们对待其他孩子的冲突也是如此!”

“如果被打伤了或者发生严重的后果怎么办?”

“在严重后果发生之前,我们会让他们停止。但我们不会从一开始就阻止,过早地介入,那样孩子只会依赖大人和老师,并且学不会自行处理冲突。”

慢慢地,这位华裔妈妈发现周围的家长也持有相同的态度。

两个孩子打架,他们只是站在一旁看,不帮忙也不阻止,除非孩子出现了危及安全的行为,大人才会喝令孩子们停下来。

在这种教育方式下,孩子们大多能自行解决与小朋友之间的矛盾,不需要大人帮忙。

孩子争执、打架的过程,也是锻炼应变力和抗挫力的过程。

孩子需要动脑动手,察言观色,审时度势,并选择最佳应对策略。

如果打输了,就要承受身体和心理上的痛苦。

处理孩子打架这个细节,反应了日本教育的深层次逻辑:让孩子在真实生活中,发展自己的心理调适能力。

当孩子打架,中国的老师和父母更多的是保护和阻止:

“住手!”

“干什么!”

“不许打架!”

刚发现苗头就制止,孩子就丧失了处理危机的机会,也就不能发展出良好的抗挫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