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片和缝隙

郭万水

「原来,两岸一团漆黑。」

——萧开愚《过江》

1

这一次我从公交车下来时

便超过了它,我终于可以说

我的上海,已经

很多年。食不果腹的诗

人们如同坏了一半的灯泡

雕琢的大理石台柱,藏污纳垢的

缝隙永远躲在阴影的另一侧。

2

第一次乘渡轮横渡黄浦江,

两元硬币兑换一枚塑料船票

而两秒后,我将其再次投入

深不见底的往复中。工业气息

隔绝海风,乘客间陆家嘴摇摇

晃晃,码头和游艇俱乐部相隔

一堵透尽风的墙。

3

又一次转入瑞金二路,终于不是

在晚上。梧桐叶将落

未落,沉闷的墨绿色,门诊部人潮

起伏,我一个人走到徐家汇。

城市规划家将每一个路口规划成

独立的幻境,似是而非,似非则非。

3.5

仅限今夜,下弦月放出群星。

4

我从未见过深夜的南京路,也许

漆黑一片的弄堂中,有杀机

暗藏。不切实际的妄想,变成月光

镀在路口一台老式别克轿车

柔润的黑漆上。

5

大闸蟹的季节,潮汐式

群居动物开始发狂。似乎

再没有什么值得关心,或者

再没有什么能够关心。今天

上海依然没有什么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