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根

喬駺


十多年的时间,这里也算是个经济中心了,查德对此并不关心,他只想去买报,然后上班不要迟到。报摊老头半张脸埋在阴影里,用左手递出报纸,“天气所一群狗娘养的,昨晚根本没下雨。”查德匆忙的低头看了一眼递在手里的报纸,随手扔进垃圾桶,迈进了科尔电器城。

“副经理先生,今早有两个人要投诉,我让他们在二楼等着。”

查德转身两次上了楼,“我这就上去。”

“请进,我是这里的负责人,我叫查德。”

“你们……”

“好了,二位请不要讲话,我突然发现我的办公室的窗户没擦,所以请你们去找罗根,他会帮你们解决你们的一切问题!记住罗根!”

“派斯.查德!今早,那两个疯子一样的家伙跟我讲了你工作上的消极状态!天哪!我没说过我因为英德银行的事每天都很晚睡,我为什么把一半的存款都放在里面,见鬼,上午再也不要让这些投诉打扰到我!”

“你看着我!!”

查得抬头看向破门而入的经理,

“告诉我罗根是谁?”

“是一位密西西比州的农场主,我以前的同学,他是可是一个大好人。”

“够了派斯!咱这里离着密西西比州远着呢,”

查德好像并没有听到,推开门将经理独自留在了那。

查得径直回到家,一进门西装都没脱,就拨通了跨州线。

“你好,是罗根吗?”

[您好,这里是德克萨斯州濒危动物救治所,请问您需要什么帮助]

“太棒了,老兄,我找到你了,我是你的老伙计,查德”

[嗯,你好,请问您是否打错了电话?我们这里是救援热线,]

“老兄啊,我在这里真是呆够了,我想去你那密西西里西比州的农场里住一阵子,”

[请问是需要我帮您转接密西西比州的救助站吗?]

“不用了,不用了,我明天就买车票过去说吧,”

挂完电话倒在床上,查德在梦里,到了售票口,买了一张开往密西西比州的特快列车票,他感觉自己就站在票台前,他感到很愉悦,‘太好了,我明天就能去见到我的亲兄弟了。’

第二天一大早,查德还睡过了两个钟头,不过他一点儿也不在乎时间,它从来没有如当下这般,感受到身边的一切形象都是象征,他不再接受之前那讽刺而有节制地持续着的生活,对他来说那样遥远而又亲近的土地只有密西西比州的农场,他不敢相信,却坚定的认为他能够在那里找到信仰和规矩。查德认真的尝尝空气的味道,整理西服,出门再回来,拖着一只空旅行箱再次出门。并在桌上留了一张纸条,‘致敬,亲爱的房东先生。很高兴能告诉你,我今天就此离开去往密西西比州的农场,至于我欠下的两个月的房租,你可以去跟罗根要,他的邮编是228 - 601 - 662。’

他来到报摊,这回老头的脸被阴影覆盖的更多了,

“上午好,老兄,给我来份报纸,”查得轻松而愉悦,想着自己要不要去对面买个面包,

“我买了车票,目的地是密西西比州,不赖吧,”

“嗯,上帝保佑你,”老头用右手递出报纸,

“嗯,赞美罗根,”说罢,查得头也不回地走了,报摊的老头探出头来,看着旁边的流浪汉,

“谁是罗根?”流浪汉没有理会他。

老头嘟囔着,“大概是上帝,”然后缩了回去。

翌日的报刊大卖,头条是,‘英德银行合资伙伴落网,警方正不断追回失踪现金,’角落里几行字‘一名男子在开往密西西比州的车道上卧轨,原因,身份尚且不明,’

全城欢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