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电商的绝对红利期!

陈掌柜

社交电商的机会,也是微商的机会。之所以把社交电商也归到这里,是因为微商的本质是个体通过社交工具和精心准备的内容,对社交平台上的用户进行议题设置,主动帮助用户筛选了产品,提升了零售的效率。由于社交电商最初的驱动始于熟人圈,这会让内容与消费者的匹配度更高,信息传播的速度和消费的频次以及消费的量级都比传统渠道和电商有更大的优势。

▲来自《人人电商》对社交电商的分析

之前有个品牌主跟我聊,说觉得目前微商的群体太低端了,拉低了品牌的调性,他有一款特别好的产品,无论是产地、供应链、技术、质量都和国际一线大牌没有区别,他要做一个只针对一线女性用户市场的高端品牌,对标是某耳熟能详的日本贵妇品牌。我觉得肯定不止一个创业者想过要做一个既能享受微商裂变速度和流量红利,同时又可以不俯下身与其“同流合污”的微商品牌。这样的品牌不是不能做,而是做起来会非常吃力。

从社交电商的用户群体属性来分析,会更容易理解这个问题。

一二线城市用户和下沉市场用户之间存在着较大的消费决策差异和社交心理差异。社交电商这种模式天生为下沉市场而生,不是因为产品低端,而是它更能满足低线城市用户的产品使用需求和社交分享需求。

从信息获取渠道和消费习惯来说,一二线城市的用户熟练使用淘宝和京东比价,熟练使用什么值得买获取产品评测信息,以及熟练使用网易考拉进行海淘,或者通过网易严选进行高性价比的“好的生活”的消费升级。他们对于非大平台渠道的品牌和产品会产生强烈的不信任感,用户教育成本太高,综合来看,是非常不容易占领心智的一群“高端用户”。

从社交电商的流量来源来说,其流量来自以微信为主导的社交工具,背后是用户在社交平台上自我形象经营带来的信任背书,对一二线城市用来说,精英教育和群体压力让他们更擅长营造相对体面的社交形象,他们自己不会刷圈卖货,同时也不需要普通个体在他们的社交圈进行产品教育,流量无法裂变就无法助推社交电商的生意。而对于低线城市用户群体来说,由于信息获取渠道匮乏,朋友圈是重要的信息入口,同时对营销信息刷屏的敏感度低,因此流量呈树枝状扩散开来。很多人说微商不好做了,韭菜都被割完了,其实是品牌从来没有扎扎实实的做好下沉市场,从来没有好好想过自己的产品满足了哪些人的什么需求,以及通过什么方式赋能团队和产品。社交电商的这块蛋糕足够大,而且只会越来越大,市场永远都在等待懂用户和产品的超级玩家入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