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宴喜宴

偶然间听闻“喜宴”这个字眼 很惊艳了

什么算的上是喜宴 是洞房花烛 亦或者说是生命中遇到的一些不得不让你宴请宾客坐下饮醉吹牛的大事

而在我看来真正的喜宴是离去的白事 你可能觉得我偏执 但我还是会这么认为 人走完一生车马劳顿 大部分时间在困顿里囚禁 可是啊当你真的闭上眼的那一刻 是自由的 白布漫过额头是解脱 即是喜宴

二十年的岁月里 能切身感觉到死亡的事情很少
不可想象的是那些曾经看起来很快乐很活泼的人 在一个时间节点突然的离去

朋友圈里一直有一位不能算是真正朋友的同学 这样说的原因是有那么一段时间他坐在我的后座 后来他走了之后 我想过要删掉他 后来想想这么做好可惜啊 删掉好像剥夺了他存在于我生活里的身份 前段日子 姥姥突然离去 过了好久的今天我都在想假期去医院探望她的样子 就软软的躺在病床上 因为疾病全身肿胀 呈现出病态的肥胖 那时我还一直单纯的觉得周围插满的管子可以支持她再过几年 而那些存在于风尘里关于爱的碎碎念再也不会在耳边的低喃

如若十里即为一生 愿再次归来依旧如初

至此
回忆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