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

Healer

我是一个冰冷的杀手。
摆在我面前的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拿起它,就是死路一条。
我的上级穿着一个硕大的蓬起来的黑色袍子。站在我面前,一言不发。我吞了吞口水,犹豫着要不要完成我生命中最后的使命。
“不做,你现在就会死,抽筋扒皮,暴尸荒野。若做,你可以多活些日子。”
我颤抖着拿起了卷轴,它沉重的像快铁。我拿着它,没有打开,像握住死亡般不肯松手。却又惧怕死亡般不敢去看。
“很好,不愧是嗤罗门天字号第一杀手。若事成,你没死,你便是嗤罗门新一任门主。”
夜,平静,毫无波澜。


“三三,我此次来是见你最后一面。也是最后一次称你三三了。”
我倚坐在窗边,天上的月亮皎洁而清透。耳畔的风温柔轻抚。
“你要去哪?去做什么?”
“你每次都这么说。”
屋内灯火阑珊,照得朱红的柱子时明时暗。女子的脸也跟着恍惚起来。
“这次,是真的。你信我。”
“我为何要信你,你骗了我那么多回。却偏要我信你这一次。”
呵…笑得极浅。
“若我回来,便娶你。”
女子再抬头,窗边已空无一人。像是从来都没有存在什么过。
那…我等你。


烟花之地,向来是达官贵人肆意挥霍之处。
红帘帐暖之卧,软玉温香在怀。耳边听得是靡靡之音,好不自在。
“今天不醉不归,这大把的姑娘不玩个痛快,岂不是人生一大憾事”
举杯,畅饮。
我躲在暗处,趁他醉倒之时,抽出长剑向他砍去。
“哈哈哈,终于来了,今天便要你有去无回。”
杯碎。群出。
刀光剑影,电花火石,我机械般运动着,砍下一个个头颅。
力不从心,身体渐渐沉重,剑也已掉落,我看着四周鲜血淋漓,倒下了。
“三三,我想见你。”
迷迷糊糊中像是有人闯进来。


入目是一片灰白。
我死了,亦或没死。
我为什么还活着。
“你醒了,就知道我不该信你。”
哈哈哈…我疯了般狂笑。
“我没死,竟然没死!为什么没死?”
“师父救了你,从此你不再是嗤罗门的杀手,你不再是诀煞,你是新的自己,你的名字叫江欢。”
“三三,师父为什么会救我。”
“你得问师父,不过他已经死了。”
眼泪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流到嘴角,咸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