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海口

九尾青丘

那一巴掌我怎么就没朝他的脸扇过去呢?


小淼从梦中醒来,前几日的争吵在梦中又重演一遍,还是后悔当时没动手,在梦里面也是,巴掌将挥未挥的时刻就醒了,她使劲攥着被角,瞪大了眼睛做着深呼吸,好半天才平静下来。


此时的小淼正睡在某列卧铺车厢上,她没看车次的目的地,随便买了张车票就上了火车,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


睡醒时还是半夜,小淼闭着眼睛翻了个身想继续睡,可是周围的呼噜声此起彼伏,还有些婴儿的哭闹从车厢尽头飘来,车厢的夜灯忽明忽暗,火车驶过铁轨的声音咯嗒作响,小淼尽力放松身体口中数着数,过了不到一刻,她睁开眼睛坐起身,长长叹口气,穿上床边的高跟鞋站了起来。


小淼有些口渴,手边却没带着水杯,只能脚步轻微地往乘务室走去,想着乘务员那里可能有一次性纸杯。


“不好意思,请问有纸杯吗?我想接些水喝。”小淼微笑着看向乘务员。


值班的乘务员是个娃娃脸的小姑娘,听完没说话,随手就拿了个纸杯递给小淼。


“谢谢。”小淼接过纸杯倒了水咕嘟咕嘟喝下,感觉精神放松不少。


喝完水,小淼想起自己还不知道这趟赌气旅程的目的地,朝娃娃脸的乘务员搭话,“麻烦问下,这趟车终点站是哪?”


“海口。”


海口小淼去过,是和前几天吵架的他一起去的,想到这个,小淼扯扯嘴角,端着纸杯的手微微捏紧,却不小心将水溅到乘务员身上。


小淼回过神,忙向小姑娘道歉,乘务员说了声没事,又继续做着自己的事。


小淼有些不好意思再待着,离开了乘务室又回到自己的铺位上发呆。


“海口就海口吧,就当给自己放个长假。”做出决定小淼不再多想,沉沉睡去。


火车到了目的地,小淼拎着小挎包出了车站,却发现有人在出站口等着自己。


“怎么是你?”来人是他,小淼声音尖利。


男孩见到小淼疾走几步上前,抓着小淼双手揣到怀里,身上的西装皱巴巴的,“你一个赌气就跑了,我追着你到了车站,没赶上,就看着车次,推测你来了海口,就打了个飞的。”男孩笑笑,语速有点快。


小淼那股气终于有了发泄口,挣开男孩,挥起巴掌要打,想了想巴掌又收了回来,笑出声,“好吧,这次原谅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