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槐树

雨一直一直下
停下的是行人的脚步
风一直一直吹
吹不散的是我们心中的信念
世间万物一直在改变
不变的是
外公家门口的那棵老槐树

上了年纪的槐树和外公的皮肤一样
皱巴巴的
外公每天对着老槐树讲话
像知心朋友那样谈心
外公总会说
我们都一样是数着天数过日子的

某一天
老槐树被人买走了
外公连知心朋友也没有了
伤心了好一阵
外公病倒了


后来
外公的小儿子买回了老槐树
只是几经折腾
老槐树更脆弱了
和外公的身体一样差了
再后来的一天中午
外公和老槐树一起没有了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