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态

不知为什么 我的手好像不受控制了

连神经也是

它们都在恶狠狠快速的画着弧线

一条 两条 非常快 非常重

可我只是静静的平躺在床上啊

我看见成堆的石榴籽压在身上

而我却不能即刻死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