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从今,只能往后(二)

这有点不好说
“我有回避型依恋人格”
“说来说去,我也不给你说什么调整自己的话了,你自个爱调不调,这东西也不能逼着你改变自己,路是自个走的,甭管跟谁走,你都得先迈一步不是?就好比我来说,你拿我当兄弟,而我却想着要睡你。我起码能够产生一个性幻想的对象,至少证明我心理还算健康,顶多你只能骂我内心不纯洁而已。”

十年的时间了,我早上了圈圈的贼船。即使我们绝交了,我依然舍不得删掉,反而置顶加星标。18年8月10号,这是我们绝交前,聊的最后一个话题。她告诉我,这是她天生的,我说你放屁,“人之初,性本善”,就孟母还三迁过,哪来的天生?小时候还有个学艺的老先生说我是个将军命,可我这不是连兵都没当过?有种东西叫心理暗示,越暗示自己,越觉得自己得了绝症,最后把自己给作死了。

这几天备课,有一个关于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

如果放在2000多年以前,那么我就是一个秦国人,我真的想给秦始皇平反,自打元朝起,秦始皇就因为一个名曰孟姜女的女人,背锅背到了现在,说什么秦始皇喜欢上孟姜女,结果把这个女人给逼死了。始皇一辈子只爱天下,连皇后都没有的一个人,会看的上孟姜女一个寡妇?又不是曹操。还有,这是首河北民歌,我查了下事发地点是河北的山海关长城。如果我历史没有白学,那就是在明朝的时候,秦始皇为了配合演出,给气的从坟里爬出来,跑到山海关修了段明长城,让孟姜女去哭。

“李老师,我们今晚去吃串串吧”

自打到了四中实习,陪周老师吃的最多的就是串串了,其中还把一家店吃到开不下去了。昨晚那家串串,有毒!一进门老板问我什么锅底,我说红锅呗。老板啥也没说,就走了。过了一会儿,老板端着锅底来了,我问什么辣度?老板告诉我说是微辣!当时我有一种被羞辱的感觉,微辣这两个字在我的脑海中激荡,凭什么给我上微辣?这不是在骂人吗?我就说能加辣吗?老板说可以,你们先吃,如果觉得感觉不到位,可以加辣。这句话是我和老板的最后一次对话,然后辣到我昨晚2点了,还睡不着。

“这个学生就是一个小孩”
“谁啊?xxx?这孩子就缺心眼”

说到“缺心眼”,让我想起了一本小说《猪食洞》。生命体诞生在一个多心眼的文化传统中,生存成为了生命的基本追求。大家争做多心眼以适应这个竞争激烈的社会。于是“缺心眼”成为社会部分人所追求的一种美好而信仰着。于是,这个追求打破了社会固有秩序,而遭受社会主流的封杀。同样在电影《一出好戏》中,也有相似的情景,马进在荒岛上成功逆袭,在一次机会中,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并和小六,小王去探查,结果发现世界并没有毁灭。马进在荒岛上,打拼出了自己的事业,不想离开这个世外桃源,周围的人都非常信任他,当小王回去告诉这一切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他精神失常,并把他赶了出去。

艺术是人类采用一定的手法,将自己对生活感悟体验表达出来的一个过程。不管是文学还是电影,都是我们实际生活中的某个片段缩影,然后将它放大出来。

生活中,所谓透过现象看本质,这句话真的是听的太多了。说句刺耳的话,审视一个内向,单纯的人,换成自己的价值逻辑就变成了“缺心眼”的人,真的对这个人公平吗?

最后一个问题:眼睛看到的一定就是那个人最真实的一面吗?

越来越觉得我除了能当老师,以后还能干居委会,其实我这辈子最大的理想就是成为一名光荣的朝阳群众。

昨天晚上有个朋友跟我讲,她爸妈吵架,她妈不要她爸了,顺带的也不要她了。她说她劝她妈,她妈都不理她了,问我怎么办?我说你跟你妈咋说的,她就说,“妈你现在离家出走了,我爸一个人在家,冷冷清清的,多可怜呀?我就快要过生日了,还想回家和你们一起开开心心的过个生日。”我看完以后,就批评她,我说你这孩子,没那个本事当和事佬,别去打那个太极,你这样讲你妈不更气了?噢,我要是你妈,我也生气,我一定会说,你果然是你老子的好棉袄,他一个人在家就冷清了,可怜了,那我还一个人外面呢,我就不冷清了,我就不可怜了?

我就跟她讲,这个时候,你妈情绪比较激动的时候,一定别急着安抚你妈情绪,不好使,越安抚越生气,你这会要有个明确的站边,千万别左右摇摆,你妈埋怨你爸的时候,你也跟着埋怨,你妈就是错了,也得是对的,还要各种莫须有的罪名挂你爸头上。而且一定要做的你比你妈还生气,还要激动,那这个时候,你妈在情绪上不如你了,就会反过来安抚你的情绪,反过来劝你,说你爸怎么怎么不容易了之类,那你看这个情况,时机成熟了,你就一个反问句抛给你妈,就说你也知道怎么怎么不容易,那干嘛还要吵架?一个反问句,当时就能把你妈给整懵了。女人生气的时候千万别讲道理,一点用没有,你要去引导她去思考。至于你爸那边更好解决了,你都给你爸把台阶铺好了,他要是这都不下,那活该吵架。最后她又问我,为啥她妈会反过来劝她?我心想,这孩子才是真的缺心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