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夏

时令既然到了处暑,这个夏天也即将真正的过完了;南方的天气最近反倒是淫雨不断,在故乡却还是炎热不止,动辄三十五六度的高温。通常故乡的人叫做“秋老虎”。

早晨大概五点左右太阳就扎眼的升起来了,在之前农家的人都已经起床,男人们会生火煮一壶浓茶,抽一支旱烟,吹着冒起的热气,猛然呷一口,因为太苦的缘故,双眼微闭,然后轻轻的咽下,神清气爽。老爷子们通常这个时候都会不自主的说一句“好茶”。妇女们第一件事情是打扫屋子的卫生,准备出山的家伙什,然后极其娴熟的和面擀饼子,同时搭配一碗自家酿制的甜米酒算作早餐。孩童总是睡不醒,任由大人们忙活,在凉席上翻来覆去,偶尔浑然不觉的用有力的手掌去拍打已经吃饱的蚊子,终于再次睡去。

然而终究还是热,稍微动一下,头上和身上已经到处是汗珠子。房子外的菜园里,那苦瓜有些耸拉起脑袋,即使上边有露水也没有了精神劲儿。土地是干的一块块的硬板。还养着牛羊的人家的圈内,睡眼惺忪的动物们无力的用尾巴抽打着身上的蝇蚊,也会用大而粗糙的舌头拂去身上的虱子,偶尔蹦起粗壮的并转两圈,那蝇蚊就“轰”的一声四散飞开,不一会儿功夫就又偷偷的爬到身上了。简单吃完早餐后,男人们扛起农具,牵着牛羊,开始一天的劳作;女人们就开始准备九十点钟的饭菜了。而睡不着早期的孩子们,通常和父亲一起,赶着牛羊径直去了山坡上。山坡上很宽阔,也比家里凉快一点,开满很多不知道名字的花,和因为有足够热量而长的郁郁葱葱的树和草,当然也会有那些野果。孩子们把牛羊感到草料茂盛的地方以后,通常会找一块比较大的石板,因为凉了一夜,坐上去特别舒爽。基本上一个早上就在石板上玩耍,会下围棋或者象棋,临时用粉笔画上楚河汉界。如果是想睡觉的话,也可直接躺在上边,但是时间长了总是容易感冒,极其不容易好。先前的一个孩子,因为夏天睡石板较多,后来的感冒竟然吃了半个多月的中药,再往后也很少的睡。

中午十分,太阳毒辣的锤子晒着房子和庄稼。按理说这个时候农人是休息为主的,可大部分的情况是下地锄草,因为太阳的力度让杂草几乎难以存活。中午锄完,下午约莫天黑的时候就看见白拉拉的一片,基本都晒死了。长的最好的当然还是玉米和绿豆,绿豆是套种在玉米地里边的;锄玉米地非常辛苦,它的叶子宽且较锋利,而且上边带很多毛毛,碰到了手臂上不一会儿就发痒,而且灼热的红红,时间长了变成紫红色。所以农家的人,夏天的手臂,基本全是紫红的一块,时间长了貌似产生免疫般竟不痒了。

孩子们中午都会偷着去隔壁的深水潭游泳,说是游泳其实并没有太长,但是较深,因为两边是沟道,清澈的水很凉爽。孩子们往往排成一列,一个个的跳到里边,只听“咚”的一声,垂直下去,过了好久冒出头来,猛烈的摆着水,游到边上歇息。也有跳水技术不好的,没有掌握方法,不是垂直跳下,由于紧张或者没有准备好,斜着下去,只听到“哗”的一声,肚子直接拍打带水面上,一下子全红了,年龄小的受不了,立马游到对岸径直哭了起来,而伙伴们却都笑了,他也就不好意思的揉揉眼睛,也笑了。大人们当然很担心孩子们偷着出去洗澡的安全,往往在尽兴的时候,老远听到大人们的责骂声后孩子们慌忙扯起衣服,一溜烟的跑了。在经过一片西瓜地的时候,都是偷偷摸摸的摘一颗,一起吃完后回家;但总是到了下午就听到西瓜地的主人一阵又一阵的咒骂声,即使过了第二天又有可能听见。

夏天的夜特别的好,没有月亮的时候天空的星星多到泛滥,银河的那条线也清晰可见。先进没有好的条件的时候,吃过晚饭以后,在外边临时用凳子和竹靶搭建一张床,简单支起帐篷就可以入睡。虽然炎热,微风轻轻吹过,竟是一阵莫名的凉快。孩子们通常和父亲躺在一起,拿着蒲叶扇,仰望着星空,问那一颗是张衡曾经数过的星星。大人们也愿意给孩子讲述一些乡间经久不衰的故事,但是总忍不住孩子不断的发问,最后就慢慢讲到鬼故事,这时候孩子们就蒙起被单,不敢出声,终于也就渐渐的睡去了。远远听着,除去稀疏的虫鸣和犬吠声外,就是不间断的大人们的鼾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