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禧攻略之 · 敦豪情深

佰丝传媒

人物介绍:

富察 · 容音:

孝贤纯皇后,乾隆原配妻子。出身名门望族、生性节俭。家族地位显赫,富察氏满洲镶黄旗人。风姿卓越,端庄秀美,文静典雅。深受皇帝宠爱,由于两个儿子接连夭折,打乱了她的阵脚,和皇帝渐行渐远。内心渴望宫外自由。二阿哥永琮夭折,再次遭受丧子之痛的皇后,神志不清,从角楼跳下而死。

爱新觉罗·弘历

清朝第六位皇帝,用情专一。他拥有后宫佳丽三千,和孝贤纯皇后举案齐眉,感情笃挚,十分恩爱。孝贤纯皇后不幸去世后,给乾隆心中留下巨大阴影。他和宫女魏璎珞互相扶持。面对傅恒请求自己给他和璎珞赐婚的举动,勃然大怒,极力反对。

富察 · 博恒

孝贤纯皇后的弟弟,出身于名门,清朝名将。历任侍卫、总管内务府大臣、户部尚书等职务,是乾隆身边举足轻重的人物。外表看起来冷漠,实际上内心用情专一。被魏璎珞利用报仇,却喜欢上她,深得乾隆的宠爱和重视。最后为了救魏璎珞而娶了富察皇后身边的大宫女尔晴。

喜塔腊 · 尔晴

孝贤纯皇后的贴身宫女,聪明沉稳但暗藏心机,与皇后感情深厚。她帮助皇后料理大小事务,当其他宫婢不理解皇后的用心时,尔晴一语中的,点明皇后心中所思所念。对皇后的照顾细致入微,倾慕于傅恒一人,因种种原因嫁给傅恒,却因爱生恨,为报复傅恒与外人生下一子福康安。


【 壹 】

人物列表:皇上、皇后、宫女尔晴、宫女明玉

某日,皇上步入长春宫,正在聊天的富察皇后及宫女尔晴立马欠身给皇上请安。

富察皇后:臣妾给皇上请安

皇上:(看了一眼皇后和宫女)都起来吧。

富察皇后:(起身)这宫里的人真是越来越怠慢了,皇上来了都不通报一声。

皇上:哦,是朕不让他们通报的。特意想看看,皇后在做什么。

富察皇后:愉贵人身怀龙嗣,这是宫里天大的好事,臣妾想,在神武门摆设粥棚,为龙子祈福。但因为紫禁城里的食材都是国产的,臣妾听王总管说,国外有一种米煮出来的粥又香又粘稠,价格也不比咱紫禁城的贵多少,但如果从国外舟车劳顿的运到紫禁城里来,怕是赶不上时辰了,所以正不知如何是好呢!

皇上(沉吟片刻):哦......皇后真是费心了,我倒是前两天听造物办的侍卫说,现在有一家新开的洋镖局,叫DHL中外运敦豪,专门运送洋人的物件到咱们大清国来,回头我让王总管去仔细了解一下,应该可以解决皇后的烦恼。

富察皇后(惊喜):哦?那可真是太好了。

皇上:(深情)除了这些,皇后还有什么别的话,要跟朕说吗?

富察皇后(微笑):皇上日理万机,要保重龙体。

皇上(略尴尬):唉……是,(起身)最近事儿是挺多,那朕先去忙了。皇后好好休息

富察皇后(欠身低头):臣妾恭送皇上

皇上一脸惆怅地离开......


【 贰 】

人物列表:皇后、富察侍卫、宫女尔晴、宫女明玉

某日,宫女尔晴和明玉在长春宫里边浇花边说话。

明玉:富察侍卫来了啊?

尔晴:嗯

明玉:还好有富察侍卫在御前,可以时常出入长春宫,主子也多个心理寄托。

尔晴:你以为,谁都能进入宫禁啊?就算是亲姐弟也得避讳。皇上啊,让娘娘和富察侍卫常见面,那是对咱们娘娘特别的恩典。

富察皇后正在堂前坐着,手中攥着儿子永链生前的长命银锁发呆。这时,她的亲弟傅恒带着一个快递盒子进了长春宫,见姐姐如此失魂落魄,不顾富察皇后的阻拦,将她手中攥着的长命锁一把夺走并向外走去。

富察皇后突然被夺去手中的长命锁,又惊又气。拽着弟弟的衣襟连声喊:“傅恒,你要干什么!傅恒!还给我!我的东西呢?长命锁呢?放在哪儿了?!帮我去找!”

傅恒(怒):谁都不准找!

富察皇后(失魂落魄):我的长命锁呢?我的长命锁呢?我的长命锁......

傅恒走到皇后身边,皇后泣捶傅恒的肩:你凭什么拿我的东西?你凭什么管我的事情!

傅恒(抓住皇后的双手腕:永琏不幸夭折已经整整三年,这三年来,你刚开始整日以泪洗面,不愿见人,到现在神思不属郁郁寡欢,姐姐,你到底要伤心到什么时候才能振作起来?

尔晴(不忍):富察侍卫

傅恒:退下!

皇后:放开我!我的事情不要你管!

傅恒:我不想管!但我不得不管。只要你还是富察家的子孙,还是大清国的皇后!就不应该沉溺于个人的悲伤,而忘了自己肩上的责任。

皇后:我从来没有忘记自己肩上的责任。

傅恒:你敢说自己没有忘记?什么才是一个皇后该有的样子?在你出嫁之前,阿玛千叮万嘱了什么?他要你迈进爱新觉罗家的门槛,就要做好献上一生的准备。

富察皇后(哭泣):你们!你们凭什么指责我?凭什么?就因为我没有管理好后宫?因为我力不从心,失去永琏我何止伤心?我根本痛不欲生。我怀胎十月,痛了一天一夜才辛苦把他生下来,他是我人生最重要的人!我最爱的孩子!如果真的可以,我愿意用我的命去换他的命。你们没有经历过这种痛苦,没有资格指责我!

傅恒(眼眶湿润):姐姐

富察皇后:不要叫我!你今天站在这儿,是皇上让你来的吧?你去告诉他,我是永琏的额娘,永琏走了,他可以无动于衷,可是我不可以!

傅恒(叹气):果然,你心里一直在怨恨皇上。你觉得,他对永琏的夭折无动于衷吗?

富察皇后:除了永琏刚走的那五日,他做出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随后,就像完全把这个孩子忘了,若无其事地去上朝,去处理政务。当然,他可以无所谓,他还有那么多女人,可以给他生孩子,他将来还可以有很多的儿子,可是我没有(泪奔),我没有了……我只有永琏!我只有这一个儿子!(转身去花丛中继续去找锁)我的锁,我的锁.......(找到锁,推开众宫女)让开!

众宫女跟随富察皇后进入屋内,傅恒站在院子里,一言不发......


【 叁 】

人物列表:富察皇后、尔晴

宫女尔晴见富察皇后心情平复了,便上前建议:娘娘,富察侍卫今日临走的时候特意嘱咐奴才,说是等娘娘心情平复些的时候看看他留下的东西。

是夜。尔晴为皇后打开了傅恒百天送来的快递盒子,内有一份皇帝诏书:

奉天承运,皇帝制曰。永琏乃朕之嫡子聪明贵重,气宇不凡,皇考命名,隐示承宗器之意,朕御极后,恪守成式,亲书密旨,藏于乾清宫正大光明榜后,命为皇太子。

——乾隆元年 七月初二

富察皇后顿时抱着密旨泣不成声,尔晴大惊失色:娘娘!娘娘您这是怎么了?

富察皇后:他册了永琏,做太子。永琏活着的时候,就已经是大清的皇太子。

尔晴(泪目):这是好事儿啊……

富察皇后(抚摸密旨):他登基的第一年,就已经秘密立储,他是对永琏寄予厚望。可是我却恨他、怨他、要他处处和我一样,可是他是皇帝啊,他是大清的皇帝,他是皇帝(掩面痛哭)......

尔晴(俯身宽慰):娘娘,皇上一定也很痛心,您就别怨他了。

富察皇后:都是我的错,我没能保护好永琏,让他不仅失去了一个儿子,更失去了一个刚刚册立的储君。而我,这些年,只知道让自己活在痛苦当中,没有尽到一个做皇后的责任(失声痛哭),我错了!尔晴我错了,我大错特错......阿玛说得没错,我就是爱新觉罗家的罪人,我是爱新觉罗家的罪人。

尔晴(哭):不,娘娘,您没有错,您没有错。错的是上天,是上天夺走了二阿哥,是上天夺走了您的命啊娘娘!

二人相拥而泣……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