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必须比我好

乔Me

我站在最光亮的地方,眼前却一片漆黑,我没有看到该看到的传说中明晃晃刺眼的明亮,我只觉得这种漆黑,不冷不热的渗入骨髓,它透过我的皮肉侵蚀着我皮囊下的全部——

“你的错误不是你对生活所知甚少,而是你知道得太多了。你已把童年时期的曙光中所拥有的那种精美的花朵,纯洁的光,天真的希望的快乐远远地抛在后面了。你已迅捷地奔跑着经过了浪漫进入了现实。你开始着迷于阴沟及里面生长的东西。”

——奥斯卡.王尔德《王尔德狱中记》 ​

可能很多时候都会觉得某个故事某个片段场景音乐会引起共鸣,但当我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就觉得,不仅仅是共鸣,它更像是对我的解读。

然后我真的真的特别认真的回顾着之前的自己,好像大多数的时间里我都是压抑的,反而我记得清的是那些屈指可数来自心底的快乐。我不会记得我遭过打挨过骂,事实上也确实没有这些事情发生。但是当我回忆自己童年的时候我发现,可能我就是那种天生不哭不闹,压抑着自己的情绪成为大家眼里的懂事孩子。说实话一开始没有任何原因导致我压抑自己,或许我不记得了,就像是生下来就明白自己对身边所谓“家人”而言的意义… 仿佛并不完美

我把那段话发在微信朋友圈的时候,一个朋友的评论,让我倍感难过。

她说:“是错在没有发现生活的美,只看到了不好的一面。她说她觉得看到生活美好的一面时自己就会很开心。”

而后我删除了这条动态,因为她快乐的让我难过。因为她不知道每个人的来临,都是自我左右的,有的童年是不美好的,我不反驳她所说的她看到的那些使人开心的生活美好。因为我也因为那来自远处或者他人身上的美好而感到开心,这种开心在我小学之后便不再看见。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对世界冷淡的如此快速,我还很小,我三观未定,我心智不成熟…

直到现在,我看到那些比我大七八岁的女孩子会为了那些早就不会左右我情绪的事情影响心情,甚至如临大敌。当时我哭了,只是掉了几滴眼泪,心被揪在了一起。那是一种从来都没有的羡慕,我羡慕她之前生活里的一切。她的父母,她的天真,和在爱里长大的样子。这种生活我也觉得美好,可我真的开心不起来,因为我知道这和上学时的成绩,平日里的表现,和那些赞扬,夸奖,那些让爸妈引以为傲的大肆宣扬不一样。因为这种美好,我可能下辈子才能触及的到…

我在这个家庭里,从拼了命的左右逢源,到后来的信手拈来。我以为我把时间折成一个点,我就可以顾及所有即将归位而来的每一个亲人长辈。因为我怕我哪个瞬间稍有偏差这个被我遮成聋哑的家就爆炸了。我年纪还小,哪怕我知道这里外强中干但我还是极力想把它填满。后来我发现,我竟然成为了家里最冷淡的人,我甚至连他们的声音和影子都不想去感受。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不知道那个自己一心维护的地方会成为自己的小黑屋。

其实确实是我的错,错在我知道太多,错在我把复杂看的条理分明,错在我太过理性。在可以胡作非为童言无忌的时候,我理性的没有一丝情绪化。我为了自己给自己创造的完美形象,我竟做到打针不哭,疼痛我都可以呈现的很淡定,我在任何环境下都表现着过于成熟的从容。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欢什么想要什么,因为我一直在做的都是成为他们眼里那个离标准最接近的样子。

其实当我第一次想放弃自己人生的时候我就知道,一件不可挽回的事情在我生命里发生了。

可是我怎么忍心破坏自己的完美,甚至我在刚划破一刀的自残行为后,出了洗手间放下袖子就可以转脸和妈妈谈笑风生。就好像刚刚那个不是自己,但又无比清晰的知道,那是我,是真正的我。可能说出来连我自己都不相信,我一点都不羡慕他们所拥有的和追求的人生轨迹。我没法做到无欲则刚,因为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可以放弃正在进行的时间生命。

就像我们每一个人都从相同起点的第一声啼哭开始探索一切未知和无数条走向死亡终点的路线。就像我们进入一场游戏每个人天生所拥有的技能不同,含着金勺子出生和直接输在起跑线一样。或许我通向终点的交通工具是额外的奖励,比一般人都要迅速。以至于我对错过的一切,未曾拥有的一切和即将拥有的一切都毫无感觉。就像人类的悲欢并不相同,但大多数人类却可以相通一样,让我觉得有同理心的是那些失去生命却拥有永恒寂静的人。

可我还是为了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熬到了现在,我还有尽孝的任务没有做完。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做到,但我真的很努力了。其实我知道他们在变化在改变,这些都是我曾极力渴望想从他们身上索取的东西,可是现在这些好像都像是一种沉重。我心里的那个地方长满了不好的东西,我无法选择返回或者清理。毕竟太阳只会出现在白天,我这里天黑了,月亮也来了。你愧疚的拿着昨日的太阳在月色下说着愧疚,可是我真的真的不需要了,我也是真的真的不会原谅。

以前我就知道,这种延迟的感情弥补的时候是多么的不自在。我也试着去看看新的日出,我不断的探索我的兴趣爱好,我的友情,我的爱情甚至与是我的任性,我的骄纵。我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我觉得这个世界上真好。有色彩艺术音乐有朋友有伴侣有烟有酒有血有肉。可是这里没有我。

当我探索求知的时候,就有无数词汇在我的时间里留下,好的不好的赞扬的鄙夷的。就像我面对家人的冷淡,面对另一半的无望。这些都不曾在我多数朋友身上留下痕迹,哪怕我可以很好很快乐的相处玩乐。可我知道,那种对亲密的人无法缩小的距离感,对自己带给他们的影响,对自己的不再完美,对这些我已经失望到极致的,却不再去期待了的时候,那种感觉。

就像你在夜晚的时候找太阳,无感无望。

其实很多东西都是无法改变的。我不能把我折起的点变成完整的线,我也不能改变那最初的啼哭,甚至我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我始终做不到该哭的哭该笑的笑,也无法跨过与人相处时的距离,不能及时回应和表达自己的感情,就像隔着玻璃抓娃娃,你们在里面我在外面。第一次做人类我真的很努力了,做得不好也请勿见怪…

就看在我和我的绝望在这个世界上所演绎出的风趣,你在坚持一下,因为我还有好多好多绝望没演给你看,你不要急,等等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