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何用

鲜有的又一次流泪到凌晨。

我很心痛,贯穿身心,每一刻都是在剜我心,我现在蜷在我的床上来缓解一点疼痛。

每一次我都以为我快好全了,可是没有,真的没有,我仍然每刻都伴有痛苦。

我不祈求你们理解我了,这太奢侈了;我也不会再多讲任何疼痛了,这对你们也毫无意义,对我也毫无意义。

我累了,没有力气一一解释了,我真想回到二月十三,可是再也没有机会了。

说来说去这些,又何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