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笑得嚣张

我恨得坦荡

我偏爱得明目张胆

我嘲讽得肆无忌惮

可是我

感觉不到温暖

还要踏过几个深秋

还要渡过多少冰川

无所谓了

我的世界早就已经雪封千里

不见日出日落,不见星辰闪烁

他们心里的微弱而不纯粹的火

怎么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