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越在意什么,什么就越会让你有情绪!

有人让你不开心,那一定是你接受了这种不开心。

我们常说人生在世不称意,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实际上说来,不过是因为这些不如意、看不惯是让我们在意、在乎的。

虽然不一定是牵肠挂肚,但一定是心里头有。如果不在乎,心里根本就没有,又何来的不称意,不开心。

所以,心不动,则不伤,烦恼都是自己寻来的。

「你担心什么,什么就控制你。 」

很久以前,西方哲人约翰·洛克就讲过这样的道理。

寒山问,“如有人骂我,辱我,欺我,骗我,谤我,该如何处之?”

拾得回答,“忍他,让他,躲他,避他,由他,再过几年你且看他。”

以前觉得这一问一答大有禅机,晒出来很帅,不愧是高人境界,我辈俗人虽然达不到这种高度,身不能至,但也不妨心向往之——拿去吹牛装逼也是好的。

但现在却觉得好像哪里有什么不对......

嗯,我们都有过遭遇冷眼、讥嘲、诽谤等不愉快的经历吧?(如果你没有就此打住没必要看下去了撒~)

所以,在QQ、朋友圈等社交媒体上转发寒山拾得这个对答,你是什么心理呢?

反正我是觉得不好的人几年后会有个报应——知道他们过得不好,我就安心了......

可几年后,未必如此。不说别人过得怎么样,只是自己心里盼着别人倒霉,我觉得就是一种恶毒,别人对你不友好,你就去咒人,那你又是什么好东西?

其实,这还是一种对抗的心理,明着不敢、不能反对、还击对方,只好躲在墙角画圈扎小人,求个自我安慰。

说到底,就是个阿Q精神胜利法。

别人骂你,辱你,欺你,骗你,谤你,你能做到忍他,让他,躲他,避他,由他?

难。

别人骂你,无论你是忍着,还是对骂,都代表你接受了别人的“骂”,从而让你有了情绪,你越在乎,这种情绪就越强烈。

所谓「良言一句暖三冬,恶语一言寒半生。」就是这个道理,别人也许只是无心之语,但你却实实在在地接受到了其中的信号,从此以后,你一日不忘、不化解掉,它就折磨你一日。

有些人,有些事——越在意,越生气!

是不是这样?

有些东西,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有些东西,念念不忘难免会起执着之心,甚至是怨念怨毒,因为情绪是会累积的,时间越久,越不得宣泄,其最终爆发的能量就越大。

一言之失,就足以制造出一个敌人出来,是以不可不慎。

受了别人的辱骂,要么立刻辱骂回去,要么就是根本不动心,前者讲究个念头通达,后者讲究的是自己的修养功夫。

毕竟,你若是大树,又何必在意几只蝉鸣聒噪。

可我们大都是选择了前者,选择对抗回去,因为我们不想当个弱者,也是因为大家层次差不多,没有太大的差距。

将军有剑,不斩苍蝇,可世上有几个人能是将军?

在这个世界上,你看着处处都是一群苍蝇嗡嗡叫,那是因为你的段位和实力达不到更高的层次。

世界那么大,我们不能因为一个不满意就灰心丧气,有时候不是世界太拥挤倾轧,而是我们的实力提升的还不够高。

人越往高处走,就越简单平和,情绪稳定。而所谓高手,也从来都是做事干净,零剧情!

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一切按照实事求是就好,有什么计较、争论和激动的呢?

比如交通事故,两辆车发生了擦碰,你是和对方争辩吵闹,还是走程序就是?是叫一帮人来势力比拼,对抗升级?还是不躁狂不加戏不增加成本?

世界上的强和弱,总是相对的。往往弱者更像个演员,更在意面子,更想给自己加剧情,不如此,不足以显示他的“弱小”。

交通事故如此,人和人之间的故事或事故,也是如此。

情侣分手,朋友离散,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这些事发生了就是发生了,这时候你做什么都无济于事的,什么抱怨、牢骚、痛苦、不解、无奈、后悔、怨恨、幻想、期待、思念、纠结......

有什么用呢?

你最理智、最应该做的是做好收尾,不给自己加戏,不继续扩大损失,让自己过得更好一点。

「不要对那些不必要的人产生任何情绪,他们不参与你的人生!」

不经历过,不知这句话背后的心酸和代价。

钱钟书先生在《围城》里有这样一段描述:

「......等柔嘉睡熟了,他想现在想到重逢唐晓芙的可能性,木然无动于衷,真见了面,准也如此。缘故是一年前爱她的自己早死了,爱她、怕苏文纨、给鲍小姐诱惑这许多自己,一个个全死了。有几个死掉的自己埋葬在记忆里,立碑志墓,偶一凭吊,象对唐晓芙的一番情感。有几个自己,仿佛是路毙的,不去收拾,让它们烂掉化掉,给鸟兽吃掉――不过始终消灭不了,譬如向爱尔兰人买文凭的自己。」

男主角方鸿渐先是经历了一次鲍小姐的“艳遇”,后又拒绝了爱他的苏文纨,又错过了他爱的唐晓芙,最后和爱他的柔嘉结婚,但终究是心不甘意不平,生活过得不如意。

但又能怎么样呢,过去的已经是过去了,“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过去的方鸿渐已经是死掉了的。

生命就是如水流一样的似断似续,钱钟书在其《管锥编》里也说过,「就一生言,“今人”非“昔人”,而兼他生言,“今我”是“昔我”。」

我们不断地死去,又不断地重生,直到呼吸的终止。

「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

古人说得实在话。

我们管不了过去,我们只能是做好现在。

活在当下。

要想做好现在,活在当下,我们就需要和过去的自己和解。

说宽容也好,说谅解也罢,总之是放下过去的负担。

只有真正的放下,才有真正的解脱和自由,不然,过去积累的情绪还会持续困扰、折磨着你。

想一想,是谁伤害了谁?

别人的伤害也许只有一分,但你的情绪却给放大了十分。

当曼德拉从监狱出来以后,他选择原谅了那些迫害虐待过他的看守,他说「当我走出囚室、迈过通往自由的监狱大门时,我已经清楚,自己若不能把悲痛与怨恨留在身后,那么我其实仍在狱中。」

人生就是这样,时光雕刻了我们的过去,而灵魂雕刻了我们的现在。

在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米开朗基罗曾耗费四年时间,用极大的热情创作出了杰作《大卫》,广受众人赞佩。罗马教皇问米开朗基罗是如何雕刻出完美的雕像,米开朗基罗说:

「我只是剔除了所有不属于大卫的部分。」

往后余生,愿你我雕刻出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