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位离世的好友

我想起在祁连山下住过的一个房间,推开窗便能看见巍峨的雪山。草原、雪山以及青海湖是多么纯净,你是否已回到了家乡?你说你喜欢荷花的出污泥而不染,我说我家乡有成片的荷塘,你羡慕不已。我记得你说我带你去吃的那家锅贴很美味,那个夏天的正午,我们在西安的小巷里走了很多路。爬山那天,你站在崖边都紧张得双腿发软……我无法想象……噩梦袭击了我,我没有见到你,死亡的黑色阴影笼罩着我,我身边所有的朋友都消逝了,我哭喊着直到也把自己哭喊成灵魂,在天地间与家人朋友们自由地穿行。你似乎让我相信了灵魂,相信这世界有天堂存在。如果有人是这样短短的一生,那么她会是怎样的存在呢?是精灵还是天使?多年多年多年以后,我们也许会相遇,你,还是少女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