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篇

蔡叔叔走了,是我的姑父,一直叫叔叔。还依稀记得当年第一次他来我家的情景,他安静地站在窗边。从此经常能见到他。没多久,他跟姑姑的婚礼在奎元馆举行,那一天,我和涛涛开心得不得了。

他们的新家在六公园,第一次在他们家见到保鲜膜这种东西,很新鲜。经常去吃饭,姑姑挺着大肚子给我开门。后来搬到麒麟街,彼时我已经工作,每周值班的那天必去吃饭。就是那时候,我发现我不再是姑姑唯一的宝宝,她有了自己的宝宝。再后来他们搬到了武林花园,我也已经成家生女,也就去得少了。

不开心的事情就不要说了。可他病了,猝不及防;他走了,五雷轰顶。

我们家还没有面对过白事。爷爷奶奶都还健在,可年轻的蔡叔叔却这么早离开了我们。

姑姑接受不了现实,虽然看起来她没什么,好像也很冷静处理一切,可我知道她没有接受,她的魂灵已经缺了一一块。我不知道怎么帮她,她总说让她一个人呆着,她不想人知道,不想人安慰,她觉得你们都理解不了她,你们都不要来走进她的世界。我也不知道是该让她一个人去呢还是强行扰乱她的生活。其实我也很害怕,她不是那种会宣泄,愿意倾诉,愿意寻求帮助的。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愿上苍保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