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脚姜

猪脚姜,是我来广州生活之后才接触的。记得第一次吃是因为彤彤的出生,当时彤彤嬷嬷做了一锅放在姐姐家里,一有人来便端上一碗。说是老广的传统。自此便喜欢吃。

一旦跑到广州的老城区,总是格外留意,遇见了就来一碗,吃完才满足地离开。

德政路的猪脚姜小店,常常关顾,却从不曾记其店名。

每每到店,几乎总是遇上老板今天的最后一碗,也因为是最后一碗,总与老板聊得甚欢,短短15分钟,从鸡蛋的入味、猪脚的弹性与软绵、到猪脚姜为何升价2元、高涨的铺租、万恶的马云和马化腾到老板的不想赚大钱只想日子能过就好……

一碗猪脚姜的时间,却是全日最满足的时刻。

但愿这种朴实的慢不要被世俗的快淹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