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皆醉,谁能独醒?

没有人能够一直保持清醒。

这个世界处处充满了假象,谎言,欺骗和似是而非的真相。

人毕竟是有局限的,我们生来就有着各种的缺陷和不完美,人的天性又是极善于掩饰这点。

目之所及,耳之所闻,都是别人想要传递给你的信息,而这种信息通常都是站在对其有利的立场之上的。

你吃五谷杂粮,有七情六欲,怎么能够客观对待这个世界?

只能是和光同尘,与众皆醉。

人是社会人,难免带着主观因素。

因为信息获取不充分(人也欠缺接收全部信息的能力),再加上自身的主观意识,自然就会产生种种的偏见和错误。

同一件事,如盲人摸象,各有各的说辞,各有各的道理,你不能说他们全对,也不能说他们全错。

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事情,谁不是如此?

所以,越是明白这点,就越是难以下结论。由此,悲观地说,人和人之间的理解、和谐共存,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

不说全世界,不说全国、全省和全地区,就是一个村庄,一个家庭,也都是难以取得共识。

甚至是你自己,也是在不同的阶段有不同的心情,一直是处在变化之中。

变化的情绪,不变的是利益,这两点也是我们做出判断的依据。

在大仲马的《基督山伯爵》里,法利亚神父说,“欲知谁想害你,想想你的被害对谁有利?”

世界很复杂,比我们想象中的更复杂,但世界也很简单,简单到“利益”两个字就可以概括完全。

无论名利权情,还是感官刺激,都可以归结于为了自身的好处上面。

人都是自私的,或者说,一切动物都是自私的,越是高级动物就越在意自己的利益。

利益至上,是所有国家和组织、人群的存在基础。

情绪不一样。

得到利益可以让人愉快,可人的快乐并不全部来源于自私自利。

有一种人,他们的生命存在就是为了奉献,为了创造更多更好的价值,这样的人历来被称作为圣人、伟大的人。

但遗憾的是,这些人在世的时候,往往会遭受他们欲去帮助的人的伤害——他们对世界报之以歌,世界迎接他们的却是痛苦。

当然,这样的人是稀有的。

世上的大多数人都是不好不坏,平平庸庸地活着:为了自己活得好就够了。

所以大多数人都不是太快乐,而那些一心奉献的人有着大痛苦,也有着大快乐——可以说,他们超脱了世俗的情绪和利益,变成了更高维的存在。

至于纭纭众生,有着小烦恼,有着小快乐,也是很好。

既然是安稳地睡在梦里,为什么要去叫醒他呢?

梦里不知身是客,能够做着美梦也是很好的,多少人连梦都没有呢。

真的醒了,是很痛苦的,又孤独,又冷清。

月在天,在水,在心,是以苏东坡说,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

举世皆醉,何必独醒?

还是醉了好,额,或许是半醉半醒的好。

天下事,大都是时势使然。

有时候会想,什么学习啊,什么鸡汤啊,什么奋斗啊,统统都是骗人的话。

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世事就是如此,运去金成铁,时来铁似金,个人再大的努力也抵不过时来运转的力量。

等你真正经历过、努力过、无助过、挫败过、成功过、看淡过,才会明白什么是无谓的挣扎,什么是“半世浮云,一朝天命。”

但挣扎也是有意义的,要是什么都不做,你又怎么度过那些无聊、匮乏、无趣、暗淡无光的日子呢?

我们的多番辛苦和冤枉,不过是找一个舒服挣扎的姿势而已。

不醉,不能出世;不醒,不能入世。

人生一场大梦,我们需要借假修真,是谓:

梦里铸成无影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