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不枉

干煸马鲛鱼

时间是壶烈酒,

喝了一夜,

沉溺这灵魂迷离,

青春就这样,

醉倒在孤独怀里。

它一夜无梦,

差点,一醉不起,

醒来,却已老去。

青春不再,孤独残留,

你有些慌乱和恐惧,

却对孤独也不再新奇。

再豪饮时光时,

便多了一份坚毅。

青春,躁动欢愉,

青春,亢奋悲泣,

曾经以为走不出去,

现在却怎么也回不去。

于2018.1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