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 田李氏宅舍装修季

现在,一提起装修,老生常谈的都是:两口子装修,一定要只有一个人做主。而“田李氏宅舍”是我们两个人共同创建的。我有我的坚持,他有他的想法;在我拿不定主意的时候,田部长会告诉我,他支持我每一个大胆新奇的决定,因为这才是我们的家,这才是田李氏宅舍。于是家里有了粉色的门洞、只能容下我俩的家庭影院、还有一座骇人听闻的大黄顶天落地衣柜。嗯,真的是大黄色的。

说到软装,我们并没有特意追求细节。我们从爸妈家搬来了成长过程中一直执拗的留存的一些书籍,还有新买的小说。最近一直在看《英国病人》这本小说,作者细腻的文笔,让人一翻开书就感觉像是只身坐在摇椅中,在夕阳下,慵懒地读着书那般。。。

哦,不好意思,跑题了。

嗯,接着说软装。家里最多的软装,除了灯具和香薰,就是从爸爸呢里淘来的老物件:有漂流瓶、有釉瓷塑像、有红木狮像、有雨点油花瓶、有旅行闹钟、还有一个镶了表芯的大金戒指,满满的都是老丈人对女婿的爱哈哈。对了,还有田部长小时候骗我说要给我,但是一直都没给我的——那些大洋。

田部长一直喊着要有自己的工作台,那是他灵感迸发的地方。于是,就有了这乱中有序的一平宝地。

我是一个咖啡人。

我喜欢咖啡,胜过喜欢大洋,但不及喜欢他。

我很开心,在公司里,我的上司一直都安排,让我着手于与美有关的工作,而我本人,对于美,好像一直都存在着一些误解。

后来,我们在家里、在后山、在小学、在鳌山湾畔拍了我们的婚纱照。

有人问我:为什么婚纱照拍的这么简陋草率?我的答案就是:我都说了,我对于美真的是存在某些误解。其实对于我来说,再大的15米飘纱都只是简单的布景,婚纱照其实也可有可无,化上妆了每个女人都貌美如花,ps过后每对情侣都如胶似漆。但真正难忘的是那一天的经历,和这段感情——爱情、友情,好像在这一天都转化为了亲情。

杀青时候,感觉这辛苦的一天终于放了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