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曲》选段

Mansur

(静默)

叶青:“ 我是在这认识他的,你走以后,我经常自己来这坐坐。”

林森:“ 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叶青:“什么?”

林森:“ 还什么? 你们什么时候结的婚?”

叶青:“ “五一” 你怎么样?”

林森:“ 我还能怎么样, 老样子,他对你好吗?”

叶青:“ 非常好,他很会体贴人,哦,你这次来出什么差?”

林森:“ 没什么,。。。。。。”(静默)

(燥乱地站起来)“至少你应该告诉我一声。”

叶青:“ 什么?”

林森:“ 五一!”

叶青:“ 可自从我们说好分手 你再也没来过信呀。”

林森:“ 我知道我现在说这些都已经晚了,可我这次回来就是想告诉你,我错了!”

叶青:(慌乱地)“不,不,那是过去的事情。。。。。。”

林森:“ 过去?难道你忘了我们一起走过的大学四年吗?

     每一次过生日?每一次旅游?每一次放假拖着箱子赶车?

     这些你都忘了?

    看来都是我的错,错就错在刚毕业那会真不知道自己能成多大事业,非去那该死的研究所。哪怕离你千里之远,几千里地又算什么,可离开后又觉得真的太遥远,好像我一下子变得很现实,现实到居然要和你提出分手。。。。。。莫名其妙,我真是莫名其妙!”

叶青:“ 你这又是何苦。。。。。。”

林森:“ 是,我这是何苦呢。我原以为只要时间一长我就可以忘掉你,可时间越长我越是。。。。。。你知道我这次为什么回来?我哪里是出差,我是想调回来。。。。。。

叶青:“ 调回来?。。。。。。”

林森:“ 我原本是想给你一个惊喜,我以为一切都可以弥补。一下车,我就想要去你家——不,现在是你妈妈家。。。。。。可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先到了这。。。。。。(沮丧跌坐在椅子上)”

叶青:  (想安慰他,手伸到他的肩膀上方,又收了回来)“都办好了吗?”

林森:“ 办好什么?”

叶青:( 低声地)“ 调动的事”

林森:( 叹了口气)“ 基本上好了 还没办手续。”

叶青:( 低声地)“ 那就别办了。”

林森:( 深受打击地)“ 你这么说?”

(叶青垂着眼睛, 轻轻地点头)

林森:“ 你还在怨恨我?”

叶青:( 望着他 认真地)“我从来没有怨恨你。”

林森:( 动情地一把抓住叶青的双肩)“ 青青!”

(叶青全身一震,两人对视着,很快,叶青垂下眼睛,伸手握着林森的手,然后轻轻地把它拂了下去。)

林森: (垂着手,沮丧地)“ 我该走了。”

叶青:(安慰,掏烟)“抽支烟吧!”

林森:“ 你也抽烟啦?”

叶青:“不,是他的,我控制他抽烟呢。”

林森:“ 是他的?。。。。。。(悟出谷峰的出走之意,感动)音乐起。。。。。。

(拿包)“我真的该走了!”

叶青:“ 你去哪儿?”

林森:“ 我记得晚上还有辆车,我想赶回去。”(下)(欲走转回头,深情地说:“ 你怎么还是那副小样,老跟长不大似的。。。。。。”

叶青:“ 你倒是显得比以前成熟多了。”

林森:(停)“他很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