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刻,便永恆

米娜桑

     “永恆”這兩字仿佛總是帶有一種魔力。人們總是對某樣物品、對愛情等,都抱一種希望其長長久久,永恆擁有的心態與願望。


      小時候,對“永恆”根本沒有什麼概念,只是覺得“永恆”應該是指很長很長很長的時間,長到我會從小孩變成大人。孩提時期,總是不怎麼在意時間,總覺得時間過得太漫長。一天中,好像怎麼和同伴玩耍也玩不到一天的盡頭,連躺在床上也不願意輕易閉上雙眼進入夢鄉。那時候,總是很想很想快點長大。常常套上自己好看的小裙子偷穿上媽媽的高跟鞋,在鏡子前搖曳著裙擺流連徘徊……那種帶著期待的愉悅因子由心而發,順著奔騰的血液傳遍全身,仿佛身體的每一吋都被調動得輕盈激動。我那時真的很想擁有一雙屬於自己的高跟鞋,媽媽總是告訴我“等你長大了就會有的。”於是,我很想立刻、馬上長大,在我的意識中,長大就能夠擁有我期盼已久的高跟鞋。

      但其實我說不清楚我到底是什麼時候長大,又或者這樣說,我可能一直都在“長大”這個過程中。當我擁有了人生中第一雙高跟鞋的時候,一瞬的喜悅便被生活的洪流吞沒了。我擁有了這雙高跟鞋,意味著我的生理年齡已經符合“長大”的標準,在法律上也可以說,我是個成年人了。這意味著,在往後餘生里,我必須承擔起生活的責任和義務,我必須做出對自己負責任的許多重大決定……對未知的害怕遠遠大於期望與喜悅。在鏡子前,一臉手足無措的樣子讓我想起許多年前那個偷穿媽媽高跟鞋的小女孩,似乎當初的那種單純的快樂消失得無影無蹤,甚至連我何時失去它的我也不知道。那一刻,我曉得了小時候鏡子前的快樂最珍貴;這一刻,我曉得了成長途中有失去的滋味也珍貴。這些珍貴的“一刻”,或許我可能在以後的路途中再也不會遇到了,所以這些“一刻”就是我人生里擁有過的永恆,篆刻在我生命的年輪中。


      對於永恆的愛情,也總是充滿著希冀。希望兩個人能長長久久,希望兩個人永遠甜蜜……和某一任男友在一起的時候,這種強烈的念想達到頂峰成為了強烈的慾望。我總說真想把所有最美好的東西都給你,心裡有好多好多話想要說,但是在見面的時候,甜滋滋的話像堵在喉嚨里說不出了。世界變得小了許多,我的心中、眼中都只有你而已。他總是莞爾。愛嗎?很愛。兩個人在一起沉默的時候,也總能感受到他呼吸的頻率;坐在他摩托車後,總是喜歡輕輕靠著他,感受他呼吸的起伏;擁抱的時候,總是喜歡貼近心臟,感受心跳的搏動……兩人彼此親近的喜悅與激動點燃了生命的光,感覺彼此可以卸下平日的盔甲相互扶持,往後的路不再那麼孤單。可是,我也不知道這些濃烈的愛在什麼時候流失,像指縫中的細沙一點一點的溜走。我們再也無法像往日那樣去靠近彼此,於是,在掙扎了數天后,毅然決然地決定好好地聊一聊。彼此勇敢地面對雙方步調不一的現實,揭開以愛之名掩蓋的各種問題與摩擦,終於做出分開的決定。對於愛情依然存著各種憧憬,但我時常想,也許以後碰不到自己這麼愛的人了,分開的一瞬竟是我懂得彼此解脫或是更好的決定的殘忍真相。那一刻的歡愉以及這一刻的領悟都是我寶貴的禮物,是我擁有的永恆“一刻”。


      “永恆”對我而言仍然有著強大的魔力,但我學會了最重要的東西——珍惜生命故事里的一點一滴的永恆“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