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荆轲同行

天泉斋主

秦王政二十年秋,渭水刑场。

秋风掠过旷野,触目尽是苍凉。我站在刑场中央,仰天大笑“暴秦者,虽强必戮!今者杀舞阳以儆黎民,殊不知失道者寡助,天下叛之乎!”不知是雾气还是泪水打湿了我的眼眶,但眼眸深处那一抹坚定与释然不曾退缩。“行刑!”我向北方深深望去,仿佛穿越千山万水看到了故国旧巷,嘴角噙起一丝笑意,心中默念:荆卿,我来了。骤然间天地迸裂,天空中炸雷滚滚,鲜红的血汩汩地流进渭水。恍惚间,我似乎看见了我们一起同行的日子……

与你初次相见,是在那蓟城的上卿府。我站在门外,正欲敲门入进,忽然听得太子丹任命我为副将,催促你尽快上路完成使命。“太子能遣何人?”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怒火,“秦舞阳无非年少杀人,狂徒竖子也!”我不禁暗自恼怒:你若不愿去便直说,何必如此拐弯抹角地贬损我?我十二岁杀人,又有何不敢为之?刺秦之事,舞阳一人足矣!再按耐不住心头怒火,推门而入,“背地里说人坏话岂是英雄作为?这般胸怀其实大丈夫有的?”说罢上前拔剑上前,与你相斗。你笑笑,寥寥几招内便把我击败。我不由收起了轻视的心理,却仍带着有不甘和不悦,暗道:你无非剑术与我不相上下,可胸怀与勇气可未必比得上我。

易水之畔,你为了信誉名节毅然挥手诀别故土。层层迷雾中,你茕茕孑立,踽踽独行。风乍起,树影婆娑。和着高渐离哀婉的筑声,你义愤而歌“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眸光清浅,却又深邃得不可测度。泪水氤氲,模糊了我的视线,心中似乎有什么被触动了,竟感到一丝悲惋和钦佩。

还记得多少个无眠之夜,你走出帐外,望着漫天星辰,想念着故国的朋友挚交,掩涕太息。无论刺杀成功与否,你都难逃一死。但你却义无反顾地靠近危险,勇敢的接受命运的考验,期待奇迹会出现。

秦王殿上,灯火葳蕤。一向自诩勇猛的我仍是被那庞大恢弘的气势和整装肃穆的甲兵吓得色变振恐。幸而你临危不惧,从容解围。站在殿下,我焦灼地遥望。图穷匕见,你知道此刻是一切的结束。奋力一搏,为了自己的诺言,也为了燕国的黎庶百姓。你用自己的方式在浊世中坚守一颗初心不染凡尘。可叹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你终究颓然倒地,倚柱箕踞,除了悔恨再没有语言。倏尔,你放声大笑,带着赤子的傲骨、败者的凄然与不甘,震撼着惊惶的群臣。血溅秦殿,你用最优雅的姿态坦然面对死亡,捍卫了自己的尊严。

倏忽之间,天空乌云四合。血色妖艳中,一颗头颅从殿内滚落。我惊怔,不由悲从心来:是我的怯懦害得他孤身闯秦殿,终被戮灭。一种力量在身上潜滋暗长。我想殿中跑去,试图弥补自己的过失,却终被士卒拦下,抓捕入狱。但此刻,我已经不是那个只会抱怨和骄傲的懦夫,与你同行的日子里,我明白了这污浊的世间仍有大道至圣。你那矢志不渝的忠贞,看淡生死的从容和知其不可而为之的勇敢逐渐浸润我的思想,渗透我的灵魂。我意识到:我一直逞的都不过是莽夫之勇罢了,而你恪守的却是真正的勇:忠义之勇、报恩之勇……

残酷的杀戮,如山的尸骨,并不能将燕国的傲骨埋葬;如雨的马蹄,如雷的怒吼,并不能将英雄精神埋葬。

千秋功罪,但与后人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