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念头一旦打开,真的很难关上。我可以停止去做,但做不到不去想你。

对这个社会我不算初出茅庐,也顶多算是“初到贵地,多多关照”,人已经有了一定的处事标准,但对周遭一切还是本能的隔开一段距离,别人进不来,而我也像是关在过去的牢笼里,算是把自己保护的较好的那部分人。

可能正是如此,或者也不全是,我开始对许多事物感到好奇,开始喜欢军事,爱看新闻,了解科技,尝试经济…我试着去解读周围的社会现在,探究生而为人的意义。

但唯独,我不愿意去接触新的朋友。

固步自封,困守愁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