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ed 银色山泉香评

前调:香柠檬 橘子 橙花油
中调:茶叶 黑加仑
尾调:檀香木 麝香
属性:中性香

这支香总让我想起一个人。

盯着消散在空中泠然的雾气,八年的时间,记忆退化到再拼凑不出完整的情节。窗外是不知疲倦流淌的人造瀑布,裹挟着的冷意蓦地闯进窗户,仿佛要将那些回忆的碎片和欲言难言的过往一并冲垮。

走出阴暗潮湿的车厢,我攥着LG新出的冰淇淋按键机给他发“你崩溃过吗?”

手机很快震动,他回“有过啊。”

我不再讲话。太阳开始急速坠落,身后破旧的灰色矮楼被晚霞喝醉了似的渲染成橙黄色,散发出好闻的香柠檬味儿,神采奕奕的正式宣告着八年前的第一次相遇。

“我在回我姑家的公交车上,人好多,我的手机快要没有话费了,我怕你找不到我着急。我一下车就会去交话费,不让你找不着我,你放心。”

“沈阳的冬天真冷,我站在宿舍外面跟你打电话呢,没事我不回去,我听见你的声音就不冷了。”

“西安移动和辽宁移动又打架了,等你睡觉以后我就在你空间的留言板里写我每天想对你说的话,反正你总能看到的。”

“子巫山落水之俦,非路柳墙花之比。”

“《Till the world end》这首歌以后一定能用得上。”

我坐在木地板上,抱着他寄来的毛衣和毛绒玩具,闭着眼睛想象被少年周身好闻的小青柑和香茅草气息环绕着的感觉。香味苟合人的惰性,让人慢慢沉醉,溺死在他为我编织出的童话里。

……

青春是无数个说教者。冲泡得浓浓的瓜片气息逐渐弥漫开来,苦味儿和甜味儿交织,熏得人睁不开眼。

“你成绩怎么退步的这么厉害,上课都能睡着,你这样还考什么大学?去把你家长叫来!”

“你最近手机话费一个月能用二百多块钱,说,跟谁打的,是不是谈恋爱了,不说我跟你爸就去查通话记录问问那个人怎么回事!”

……

“我们分手吧,我不喜欢你了。”

我听到少年在电话那头低低的抽气声,冬天里微弱的每一寸阳光都被撕破。

……

“他这种男人,很坏的时候真的很坏,坏到挨千刀都不够。可是当他认真爱你了,是不是该使尽力气不去放开。”

“他真的好爱好爱你,信他,不管他多嘴硬,一定要信他没有不爱你。”

……

我还是奔向了高考的怀抱,义无反顾。世界在瞬间被刷新,一切都归于平静。空白了一大片,也忽然遗失了一大片。猝不及防,万劫不复。

离开你我就能考上很好的大学了,结果。

我一定可以忘记你的,其实。

我想在秦淮河畔向你认真的道歉呢,后来。

两个人的故事,当然比一个人精彩,那么两个人的眼泪呢,会不会比一个人更多。

他不会知道,可是我知道。

银色本身就是虚幻的颜色,他的发丝我的手指他的影子我的血液。活在一个没有昨天的铠甲里,只能用单薄的文字去圈出一片虚无的存在。

雪山下起雾的泉眼,欲望爆发前的内敛,中了蛊的谎言。想来一定会是他喜欢的味道,可惜。

“这个世界腐败,疯狂,没人性。您却清醒,温柔,一尘不染。”

江南吹絮雪,我从此再没喜欢过冬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