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里昂巴的骑桶人

他是马里安巴最后一个骑桶人

十月里最后的几天 下午虽然晴好 风却又大又凉 锅炉房打扫得干干净净 一切物件 铁铲 小马扎 铁钎 墙上挂的粗蓝布工作服 都安安静静地呆在这间没有窗户的黑房子里

小巷外面四处都在新架煤气管

此刻他自己也收拾得整齐干净 往年就是过大节 他也是满面煤灰 一身刺鼻的硫磺气味

这一年冬天再也不需要烧煤了 他烧几十年煤了 这是意义丧失的时刻 他从未如此干净过 他对此感到心烦意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