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提“铁婚”

最近老公时常问我:“爱写字爱思考的你,不准备写写步入铁婚的感受吗?”

我沉思片刻:“是哦。不知不觉间都婚六了;才婚六吗?难道不是已经走过了数十载山水路程?这是我最初始的感受,我的直觉。

“铁婚”这个名词实则要感谢度娘,我想这些婚姻年龄的特有名词之所以被开发,是因为我们想记忆。人的自然年龄增长到一定数值,人们是想刻意淡化的。但婚姻年龄的不断累加,是会让人感动的。这感动里有对对方的敬意,也有对自我的认可。

成年人的生活是从何时开始的?单纯从是否结婚来判定难免略显不充分。我想真正成年人的生活是从家庭成员组配完整开始的,前排是一家三(或者四)口,后面是紧密相连着的双方父母及兄弟姐妹;家门外是职场上日渐狭小的天地,家门内是经年琐碎的平淡日常。当婚姻内的个人角色数量达到最大值,成年人的生活才真正开始起来,而复杂之下,总有力不从心的时刻。

所以,好的婚姻是什么呢?

好的婚姻应该是一张床。在每一个无助又困顿的时刻能变成一张温暖舒爽的床,包裹住所有流露出和未显露的忧伤与苦闷。

好的婚姻应该是一双碗筷。不论婚龄是一、是五、还是六十,我们还都是自己,就像碗有碗的包容,筷有筷的灵活,不丧失自我才能培育出更多默契。

时间总是给予我们很多人生智慧,就像面对婚姻我有了越来越深的敬意!我知道这种敬意里满含珍惜与爱恋。所以愿我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有时光可敬,有岁月可畏,有美好可期,有真情可待。

我相信,婚姻能走到哪里是人为之后的天意。

2018年深秋于S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