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來往,沒有來日方長。

兮嘻
是的,不是谁,我在跟你说。

妳總躲在角落裡哭,又總站在陽光下笑,

所以,沒人知道妳也會難過。

今日的頭條是“永失我愛”。

“枯藤,老樹,昏鴉。”

“古道,西風,瘦馬。”

“萬物皆永恆,卿不在。”

拿起話筒的那一刻起,是使命吧。

老師說:“任何一檔節目都要有自己的靈魂,永遠不要放棄一個觀眾。”

又可知不做傀儡主持,要有多好的機緣。首先妳要有一檔屬於自己的節目,不管時間段,不管能否駕馭。

情懷和滿腔雞血,基本是每個媒體人的標配。

所以節日是用來服務節目的,時間是用來溫暖每一分鐘期盼中的人類的。

那是一個中秋。唯一的一次,我選擇尊崇內心。放了一個晚上的浙江衛視,看萬家燈火,祈禱認識的和不認識的人們,都要好好享受此刻親人的笑臉。

才知,那時自己避開媽媽夾過來的菜,在此刻卻是奢望。

若愛,請深愛。

十幾個小時前車上,我對著窗外說:“珍惜吧,珍惜當下,說不定一匆匆,就不再相見了,說不定一匆匆,什麼都翻篇了。”

是啊,又不是戲子,怎能做到轉身就忘。

倒流的不是假如,是妳說的但凡。

即使那束光,還依舊打在我的身上,我也要在烏泱泱的台下找到妳,放下話筒,連接好台詞,回應妳畫的愛心。

即使一擁而上的簽名,也要拉著妳手,得到所有人的祝福,就算收視率下降。

至少,活的像個人樣;而不是一杯紅酒,一只狗,一個人踡縮沙發淚流滿面。

比起离别,我们更害怕的是道别。

有人與我把酒分,有人告我夜已深。

有人問我粥可暖,有人與我立黃昏。

有人知我冷與暖,有人伴我度餘生。

三毛那晚含淚寫到:皓月當空的夜晚,交出了再不能看我,再不能說話的妳.......

何謂孤寂?

清風,艷日,無笑意。

左擁,右抱,無情欲。

卻,

不得妳。

滿目山河空念遠,不如憐取眼前人。

生活,為了人間煙火,為了今天風和月。

其實,無論為何,都要口袋裡裝好糖,不是大道理,而是照顧,關照,各自安好。

如果說,人生也分上下半場,上半場最怕的是錯過,下半場,最怕失去。

你以為死亡很遠嗎?不,進的嚇人,而且永無預警。

歲月神偷,偷走妳的夢想和一些驕傲。

歲月也開始不講道理了,妳要擔心,下一次又要和誰說再見。

生命來往,

沒有來日方長。

妳知道嗎?

那一句,餘生都是妳,已是恩惠。

畢竟,

那些沒有走到一起的人,

那些回不去的日子,

都有它的道理。

你問我世間哪裡最美?

我說,

在你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