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我想你了

老家的屋外停着一辆电动摩托车,感觉车身比普通的要重,我很想骑上,尝试着推动一下却感觉心有余而力不足。正在这时,父亲走了过来,用力一撑便挪动了车子的支架,然后半严肃的对我问到:“又要出去玩啊?不要玩太晚哦!”我笑着跨上了摩托车,只听“嗡嗡”两声,我回头笑着对父亲说了句:“好叻!”便扬长而去。

当我骑上摩托车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这不是一辆普通的摩托,轻轻提拉扶手,车子居然飞行了起来,我开怀大笑飞驰在布满星星的夜空。我就骑着这辆心爱的摩托车满村子游玩。骑到所有小伙伴面前炫耀,这些都是村里儿时的发小。

工作以来,很久没有这样酣畅淋漓的玩耍过了。回到家里只见一屋子的人围坐桌前。父亲、母亲、大伯、大伯母、幺爸、哑巴......哑巴是我们别村人,嫁给我们村的一位穷单身汉,后来丈夫因车祸早走,一人过着苦闷的生活。哑巴很乐观,她天生的原因不能说话嘴角还不断流着口水,虽然大家都不喜欢她,她却爱跟大家在一起,懂事的隔着友好的距离,笑呵呵的旁听着邻里的妇人们说着各家的家长里短。也许是我性格的原因吧,毕竟厌恶背后说三道四的人,所以内心深处对哑巴并不反感,因为她从来都是只聆听不发表意见。哑巴有一女一儿,上天是公平的,女儿很漂亮,儿子也十分帅气。我记得在我20几岁的时候每次回老家看到哑巴都会随手给她几十块钱,不是我富有,是她比我更需要。

父亲端着一碗饭笑呵呵的吃着,不断给我们夹菜。幺爸也跟大家开着玩笑。大伯慢吞吞的喝着小酒聆听大家的交谈,脸上露出憨厚的笑容。父亲来到大伯的身后,双手扶着大伯的肩膀说:“大哥,我现在很开心。”并开始讲起一些我们从未听过的事情。母亲也认真的听着他的分享,时不时提醒他:“快点吃饭哦!”.......

周围的空气干燥,因为长期用嗓子的原因,我感觉喉咙很不舒服。我慢慢意识清醒了起来,酒店的天花板、床单、电视印入眼帘。我没有急着起身,眼泪哗哗的流了出来,父亲离开时担心影响母亲的情绪我都一直忍着没有流泪,今天一个人躺在北京酒店的床上我终于可以放声大哭。

这原来是梦一场,年少不知报亲恩,相见亦是在梦里。

爸——我想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