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我无题

乔Me

人生其实很多事情都可以避免

闷头撞的南墙其实真的不疼

疼的是满腔热血结起冰霜

疼的是装聋作哑不知悔改

烟不离手和胃疼的酒

付之东流的信任

一而再的妥协

再而三的忍耐

所有的一败涂地损失惨重都是自己选的

所有不堪的声音难走的路

都是我日日累积精心设计

日复日年复年成就了现况

因为我相信我自己,我相信我自己的忍耐力,我的承受力,我的包容我的耐心我的坚强,就像是天生高于周围的。

所以我相信我自己,我无条件的支持着自己的执拗,固执,还有那极端的偏执,我成就了如今的我。

我吧这些当做是我无缝连接的适应能力,我通透豁达的心态,我不争不抢的大度,我海纳百川 有容乃大像个了不起的孩子一样撑着自己。

我从不相信那些太平的路会出现在我的脚下,我从不相信那些优秀的人会凭空而降,我不相信任何一件事情发生在我身上从始至终的毫无偏差顺始顺终。

我不相信那种简单无难度系数的生活状态属于我,我不相信我的周遭环境下的一切点点滴滴是一觉睡醒便可以降临的。

我不属于哪天路,所以我人生的每个阶段每段关系我都难上加难,复杂的问题我生怕太过于简单,因为太苦,就像只有考九十分的人才知道一百分的成绩是多么优秀,七八岁孩子的懂事只有长辈赞扬。

所有人生轨迹的缩短提速来不及任何的消化,只有接受,然后完美的演绎出来。

我把人生第一站里的所有伤口都藏的很好,可我记得当时的疼,真的太深刻太深刻。那些伤口在我年岁尚小的身体上愈合的不露痕迹,可它每一刀每一刃都深深的刺近了我的骨子里。

我不以为然的觉得从此之后的,一切被世人所称之为美好的事物,那些我满心欢喜想争取囊中的幸福,都自然而然不会顺利。所以我不以为然的包容,不以为然的妥协,我自顾自的执着的给自己绕着远路。然后自我感动的一塌糊涂,还义无反顾一人成伍珍惜着周遭眼中的可笑。

我太不安,我无时无刻都在慌乱,我站不稳自己的阵脚,我随着我的爱左右移摆。

我为得到爱,我为自己能有所依赖,我不断妥协着,我碎了牙也云淡风轻的不在意,因为我认为这是对的,无人可免的必经路,这才是正常的顺序,这就是我必走的程序。

我早就无心我的损失,早不衡量得失,我只是想要,我觉得我把我的爱散尽耗费,我便可走完这程。我丢掉了我的一切,我没有条件没有底线任由任何人抹灭我。

我满身的横刺在我看到方向时便全部丢下了,我孑然一身的跑向我梦寐以求的希望,我分秒必争义无反顾的渴望一身软弱伤痕被拥抱。

可实际上恰恰相反,每一次的奔赴都是无功而返,我在这条不知多于旁人多远的路途上与众人擦肩而过。我的路上万里彩灯闪烁着光芒,太美的我羞耻的不敢伸手,我在残次里挑选着,我付出的比任何人都利落大方,我小心翼翼珍惜着,我修了一遍又一遍,我消耗着毫无意义的精力,我祈求渴望着,可残次的地方依旧残次,修补过的地方也跟着日益丑陋破败。

还是坏了,我心甘情愿的放弃了上等,

我一遍遍相信着自己,支撑我爱了一遍又一遍,直至最后,我还有好多好多的爱没有散尽,可再也没有力气能支撑着我了。

我以为是志在必得的

我以为是如约而至的

我以为是命中注定的

我翘首以盼,满心欢喜

画卷铺开时,山山水水

却全不见了踪影。

大概是从小都怕极了被否定的羞耻感,我讨厌麻烦别人,怕别人觉得我很蠢是个累赘,也不爱和人争论什么,因为结果对我来说意义都不大,甚至我从来都不敢去问你喜不喜欢我呀?无论是朋友还是喜欢的人我都不会,我害怕听到不好的答案也害怕哪怕就这样一句询问带给别人的也是麻烦。我想不出来我身上有哪一点值得被喜欢,也坚信没有人会真的喜欢我,我每天都在自我否定。可我真的真的没有办法改变什么了,无论我是否带刺吃亏与否,如今都不重要了,下次面临选择时,我还是会病态的一声不吭把我有的都放在你兜里,因为爱,所以我希望你好,希望除了我之外大家都好,至少不要有人被我影响改变什么。

我不喜欢说了再见的人问我过得好不好?

离开你与否我都过得照旧,并无大碍。

想必是你过得不太好,如果我都能成为你午夜梦回的想念,我真的很抱歉,我头破血流也要给你的爱没能为你的幸福保驾护航,抱歉。

我真的好想告诉大家

我在任何事情上争取的时间里就先做好得不到 失望 失败的心理准备 因为觉得失去 才是我的人生常态

所以我很少低头服软 那些好听的讨人欢心的妥协方式更难以让我接受 所以我不会哭闹纠缠

因为我大哭大闹以后也是一个人

我即使转身也没有人可以让我依靠

我一直任性的认为我会内心越来越冷漠,可我发现我却越来越冷漠不来,有时我觉得我想这个世界的一切都能幸福,因为躲起来捂着被子哭的感觉,那么多年都没发生一点改变,依旧在哭到窒息的时候让我极端的想要死去。

只有一根烟了 还要撑一夜

没有一点快乐 却要活一生

我曾经进行过无数次的倒计时,那些都无一例外的被各种理由中断了,而那些被赋予重要意义的一天也来的那么悄无声息。就像无比平常的一天。时隔多日,再去翻看惨淡的倒计时,想想也不过如此。于是我便不再做类似这种无趣的事情了。我平静的等着它来,平静的度过,然后挥挥手去道别那些日子。

于是,我决定,我该做些什么了。比如什么都不干,这样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