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梦,她的梦

“我昨天梦见你了。”南极先生对北极小姐说。

“我总是常常梦见你的。”他又补充道。

北极小姐的脸上漾着温暖的笑,眉头微蹙,向南极先生投去了好奇的目光。“是个怎样的梦?”

看到北极小姐有些感兴趣,南极先生小小自得的回答:“梦见你穿着洁白的婚纱,对我说了我一直在等你说的那句话。”他顿了一会,又问“你知道是哪句话吗?”

北极小姐略微思考了一会儿后,摇头。

“你可以猜上一猜,是三个字的。”南极先生说。

北极小姐突然想到了什么,捂着嘴轻轻笑了,“该醒了。”

南极先生略微一顿,反应过来后,尴尬的挠着头。:“不是。”

“那你揭晓谜底吧。”北极小姐抬起头,看着南极先生,等着他的答案。

南极先生却难得正经的回望着她,幽幽开口:“我不说,我希望有天能亲耳听见你说出来。”

北极小姐低下了头,仿佛在思考着什么。

“你呢,昨天做了什么梦,是关于我的吗?”南极先生又重新开口。

北极小姐眯着眼,抿着唇,托着腮很努力的回忆,自己昨晚的梦。

她一向是多梦的,一个晚上总有好几个梦。

昨天的话,有三个。第一个是自己被卡车撞了,身体直接分成两截,一半在车底,一半在车旁,肠子掉了满地。第二个是自己到了坟地和一帮清朝的僵尸在赌博。第三个,是自己遇见了法国大革命,

“梦见了法国大革命,我和一群法国人坐在一起喝酒,聊着战争和未来。”北极小姐犹豫了一会,还是回答了。“法国的酒很好喝,绿色的,果子味儿,酸酸甜甜。”她的脸上还挂着意犹未尽的笑。

南极先生有些没有预料到,虽然他一开始就知道北极小姐的梦不会和他有关,但他却没想到居然是法国大革命。

“你一个女孩子,脑子里想的还真是与众不同。”南极先生揉着北极小姐的头,一脸宠溺。“但我还是希望你能梦见我。”

北极小姐不以为然,但还是点着头。

她不认为梦见南极先生是件好事,她几乎就没有做过正常的梦。到她又忍不住去想,如果南极先生出现在她的梦里的话,会是怎样的场景。是上次那个拿着斧子穿着红衣到处乱砍的变态杀人魔,还是上上次的在地狱里煮着血肠子的奇怪老头呢?

总之不论如何,对她对南极先生的好感加成,总是弊大于利的。她自顾自的点着头,认同着自己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