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从树上下来?

大狸大狸

昨天在去医院的路上,小孩突然问我:“妈妈,一个人如果在树上下不来怎么办?” 我:“哦?下不来吖?那我们一起来想想。”

他立刻讲了好几个办法:从树上可以爬下来;找个梯子下来;做个滑滑梯下来。

我:“哇,你想了这么多,我觉得还有可以找消防员,升降梯下来。”

小孩:“还可以有个地毯,跳下来。把很多苹果弄地上,duang~duang~duang,下来。”(此处需联想)

到了医院后,我们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但回家以后,他突然又提起,我说不如我们来把办法画下来。

在小孩幼儿园后,我发现他的提问少了,而且他会追求完美答案多了,但这不是我觉得应该有的路径。从小,他无论做的什么手工与画画、拼装玩具,都是自己摸索得来,这种过程很难与漫长,但是他自己通过能力得到的。最近的提问,他总是会期待我的答案,开始的时候我也会直接给他,但是好几次之后,我发现这样少了他以前漫无天际的联想。但通过几次,自己注意回答方式,他回归了,而且突破了“瓶颈”,除了漫无天际,可以准确建立联系,不管对与错,都是自我的构建。

树的问题,只是小小的抛砖,还有好多问题,都是自己提出,自己链接,自己解决。这种自我构建,有时候确实我们会不小心制止或者直接帮助解决,我也觉得也不是一定要严控自己,孩子嘛,不也是随心嘛…

后记:

我在看书的时候,偷偷看他。他边玩边说:“怎么变成两根棍子呢?照镜子就有了。”从始至终,他都没有问我,也没有给我说他的发现,自言自语,自我捣鼓。

洗澡的时候,他说:“妈妈,我问你一个很难的问题。人造海绵和真正海绵区别是什么?” 我故意说:“一个是真的,一个是人造的。”他说:“他说对,但是呢,真正海绵比较软。人造海绵比较硬和粗糙。”

小孩:“妈妈,你看图形不一样。” 他在玩粘土的时候,突然发现,一直喊我。我只是笑笑说:“哦,好神奇啊。”

他就小骄傲了,一直演变给我看。我说为:“什么呢?” 他说:“我位置不一样,图形就不一样哦。”


小仓鼠的身体

👩🏼:“你今天摸了幼儿园的仓鼠了?”

👶🏻:“对啊,小仓鼠毛茸茸的,毛下面硬硬的是什么?”

👩🏼:“你觉得有什么?”

👶🏻:“血液!细胞!肌肉!”

👩🏼:“你身体里硬硬的东西有什么?”

👶🏻:“骨头!哦,小仓鼠硬硬的也是骨头!那也会变成化石吗?……嗯,也会变化石!”

开启自问自答模式…


反射性眼泪

反射性眼泪,这个词他第一次说出口,是看电视看多了,眼睛疼,突然给他爸说。他爸特别诧异,他就给他爸解释:“因为我看电视看得眼睛疼,所以出现了眼泪,这就是反射性眼泪。”

我们点了一杯柠檬柚子茶,他喝了一口就流泪。他说:“太酸了,我都流眼泪了。” 为什么啊?“这是反射性眼泪,因为太酸了。”

而这个词的来源是听故事,他通过故事,构建了自己的认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