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短篇/微虐】桃林独饮

北宋那个司琛

直身立于那桃花树下,也不顾身上的墨缎因此不由着了几抹突兀鲜色。

叶落至眼前,随即被自己两指夹住,以指腹细细摩挲着表面的繁复纹路。

微不可闻地轻叹一声,松手任其飘落。

目光落于眼前酒坛。 手搭于其上, 揭了布塞屈指扣着坛口轻举起,另一手把玩抛转着瓷杯,眼神忽然变得悠远柔和,半晌后又挟了抹痛惜歉疚。

“你明知我不知上进, 朽木不雕..为何还总劝我砥砺琢磨? 明知那奸人只寻我一人,为何还要搭上性命营救?”

你为何,总喜欢这做这些无谓的事?

似是与人倾诉,又似是独自喃喃。

敛去了无比僵硬的笑意,停止手中把玩的动作,将酒坛置于身前倾斜,盏内醇酿即刻倾落于泥土之中。

“这是你最爱的桃花酿,我..今日为你带来了。

在酒坛渐轻时缓收了手,余下香醇斟满了手中杯。指尖顷刻萦绕着醇香酒气,片刻便有丝丝屡屡缠于周身。

良久的沉默后,仰头将手中佳酿一饮而尽。明是酒水,却如同碣石般哽喉。

“我可没有敬你,别妄想了。”

我只是. .想你了..

分明是想恶语低吼,却不知从何时起,声线似被凉意晃得颤抖。

树下的石碑泛黄,苔痕斑驳。不忍再视, 踉跄着背过身敛眸垂首,逼迫着自己将喉中的哽咽尽数吞回。喉结滚动,声沉如海。

“这次,算老子欠你的。”

阖眸缄默半晌,利剑出鞘,兀的睁眼时, 眸内已尽是肃杀之意,几息之内敛去悲苦,紧盯剑尾锋芒。

“但我会连着那奸人欠你的那份,一起还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