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18载,有很多的事情发生

思云端

最近在读伍志红的心理学,对我这个理工男帮助还是很大,虽然经济学也不是那么逻辑。

读书做研究是我们职业的大部分时间,以前没觉得和心理学有什么关系。在开始职业最早时间,大家认为,研究就是找出真相,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把数据整理好就OK,判断交给基金经理”。我们有个研究员确实做到了,他海龟回来,每次的报告基本就是一本标准数据集,每次开月度策略会,老板都diss我们。但我在公司那几年,基金经理从来没有通过他的研究挣到钱。相反,在过去挣到大钱的,都是具有鲜明个人风格和判断的研究员,因为相信而挣到钱。当然,研究作为一种职业,风格的前提是用数据来证明观点,而不是我认为xxx。

这几年,我观察到,凡批评者不发财,批评的人都很聪明而且很努力,但最终还是财运不佳。最好的状态,既聪明又不至于认为聪明过头,把事情当作挑战来看待,而不是认为就应该xxx。

回到具体的问题,该怎么挣钱,有什么的方法?

让数据和事实流过我的身体,不做评断,按照身体诚实而行,做到表里如一。表,行在外,里,放弃批评和自我评价的框架,让思路流动在数据和事实的河流里。稀缺性,永远都是核心判断的基础。

在一个普遍产能过剩的社会里,资本形成已经死亡,垄断是死亡的救赎。资产的价格只有脱离了现金回报才会飞。

整体资产价格在这样的一个环境里社会稳定的必然选择,在产能过剩的社会里,人心和流量决定了价值。

来这一杯鸡汤,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