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辈的侠骨柔情

此文是家父有感,本人代转

 关于金庸话题二三事

我们逝去的青春


  一、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刚进大学,金庸、武侠、江湖、快意恩仇、侠骨柔肠,怀揣着为国为民铁肩担道义、幻想着一骑绝尘仗剑走天涯。班上几个痴迷者,每天到离校不远的小镇上书摊旁一回一回的租看错别字连篇的盗版射雕,回寝室后你说上一回,我续下一章,成为每晚必备的功课,一部射雕,几乎就这样拼凑读完,为此成为班上四绝,取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之义别号为遵邪(遵义籍同学)、安毒(安顺籍同学)、赤帝(赤水籍同学)、毕丐(毕节籍同学)飘飘然隐隐成为核心。


二、工作后在劳动部门负责招工考试工作,在一次招工考试结束后,有考生说:老师,你出的题太难了,如果你出武侠小说的题,我保证考上。年轻气盛的我马上答道:好,我出一题,在场的考生如能答对,我马上录取,安排工作。众考生兴奋不已,跃跃欲试。我出题:《九阴真经》第一句是什么?众考生瞠目结舌无以对,说:你骗人,书上根本就没有。我答:你们回去翻书看看,如果我骗了你们,我兑现诺言,录取工作,现在告诉你们答案--“故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说完扬长而去。一周后,办公室,一考生敲门进来,连声说:大哥、老师,你太厉害了,我查了书,真是这样。我欣欣然有成就感。


三、父亲在世时,也是金迷,父子俩经常为争看金庸小说呕气,也经常用笔来交流心得(父亲耳聋),父亲争不过时会动用长辈的权威迫我让他先看或接受他的观点,这是父亲最凶也是最可爱的时候。后来条件允许了,我专门为父亲购买了全套金庸小说,让父亲欣喜不已,那套书伴看他走过了最后的岁月。

我就是四绝中的遵邪


来自父亲好友圈备注:如今江湖已不闻遵邪名号,听说加入麻协一统江湖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