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面目全非

一点点的悲

一点点的苦

或者更多

或者更少

我却害怕着

一天一点

一年下来

悲变成秋水

苦变成死海

我已面目全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