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的真相

南无阿弥陀佛至贱

总是不喜欢把题目写的太平实,仿佛这样文章就会自然的因为失去最初的刺激感而从此平庸下去,诞生的瞬间即被无情地溺死。其实,爱情也是这样。

深夜的低语大概总是跟情感有关。白昼的庸庸碌碌让人精疲力尽,也只有在夜晚,我们才能坦诚地,踏实地,跟自己谈谈心。谈谈人心中最脆弱的,最难以启齿的弱点——情感。这并不奇怪,也不必羞耻,毕竟,人类是热爱逞强的高等动物。人人都渴望着无所不能的强大,人人都知晓情感的软弱。所以,人人都拼命装出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冷酷模样,人人都羡慕着无欲无求。我,并不是例外。

我渴求爱情,却又排斥关怀。需要友谊,又以种种借口强行把朋友推开。珍惜家人,却羞耻于被觉察出来。曾经被骂不忠不义不仁不孝,我却欣欣然接受,就像这是对迄今为止的失败人生最珍贵的赞扬。为什么?因为我知道强大的灵魂需要摒弃太多的欲望,甚至如果有需要,纯粹的灵魂需要自身生命的献祭。我需要自由,而自由,注定是缥缈无根的。因此,爱情,任何类型的爱情,都只能是羁绊。你会说这样的生活很无趣,这样的生命很痛苦?的确,可是那又如何呢?真正的强健是从痛苦中成长的,真正的天赋是在不幸中滋养的。如果现实还不足以让我难过,那我选择自己制造痛苦。

可是啊,爱情还是来了,悄无声息地来了,它钻了一个绝妙的空子。那时候的我,正在被寂寞所折磨。寂寞,真的是灵魂最狡猾的敌人,不期而至,又难以抵御。春光乍泻里,黎耀辉不无痛苦地说过,我曾以为自己跟何宝荣不一样,最后发现,人寂寞了,都是一样的。一个渴望自由的灵魂甘愿被爱情囚禁,不是你有多好,只是时间刚巧。我以为我曾经是爱你的,爱你爱到策划了如此多浪漫的情节,书写了无数句露骨的情话,你大概,也曾经是真心接纳的。我们无法轻易否定这些过去,哪怕现在谁也不肯再提一句,因为它们都是真实活过的。只是,也许,跳出了最初的激情的我们,给爱情去了魅的我们,再回首看那个时候,都不无羞耻地发觉,当时的我们,都是多么虚伪。与其说我们不再相爱了,不如说我们都从那个角色毕业了,何必再提?走过春的蠢蠢欲动,夏的炽热撩人,尝到秋的哀伤纠葛,我们终于冷静下来,决定把过往封冻在冬天的皑皑白雪中,等待时间将所有荒唐抹去,世界还是最初的干净模样。我追我的月亮,你求你的六便士。我一直在道歉,说对不起,但我一直没想明白我要为了什么道歉,我的错误因何而起。现在,我懂了。我的确犯了错,作为一个人,我输给了人性中的欲望,我追求了你,为了你,我怠慢了自己的灵魂,已经太久。

爱情的真相是什么,是欲望的起初,是灵魂的牢笼,是现实中最坚实的枷锁。当我最终还是无法放弃对自由的执拗,当你最终还是无法挣脱世俗的泥潭,这样的爱情就只能在不断扭曲中远离,然后破碎,一地鸡毛。坦白地说,我没有任何愧疚,甚至哪怕是难过。也许还有一丝庆幸,庆幸我终于从你的牢笼中逃脱了。这对于还在罪恶中的你,是不负责任的。所以我尽力配合你,继续演好一个好朋友的角色。算是补偿吧,也或者,只是为了说服自己,还算作为一个人,在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