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手机是日本研发的?扯淡,但你更应该关心日本技术的创新实力

长期以来,华为都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

树大招风,这既是外界关注、争议华为的缘由,也是华为实力强大的体现。

近日,亚洲通讯社社长徐静波的一个演讲又再次引发热议。

徐静波说,华为手机发展这么好,其实是因为雇佣了日本人做研发,用了日本的技术!

这是明显扯淡的说法。

我特意找到徐静波的原话,

「华为手机这几年发展的很快,你们要知道华为手机基本上是在日本研发的。任正非先生这个人很聪明,他不是把人家的生产线买下来,而是把人家的头脑买下来。」

他还表示,日本的东芝、富士通、松下、夏普把手机都扔掉了,然后它们的技术、零部件大多是卖给中国,结果是利润比自己做手机还好。

日本这么多公司,把手机扔掉以后,有这么多手机研发人才,他把他们高薪雇佣起来,在横滨设立了一家研究所,招募了400多名日本的手机工程师,帮华为研发智能手机。

同时,日本这些公司的手机零部件业提供给华为、OPPO和小米。华为手机研发的这么好是因为用日本人、日本技术,所以OPPO也学,也在日本设立了研究所。

联系上下文的逻辑和含义,难免给人一种日本人很先进,而我们只能捡拾日本淘汰的技术残羹,在落后产业上挣扎的印象。

这么说来,华为十年间累计投入研发费用超过3130亿元,约8万名研发人员,在全球15个研发中心,统统都是渣啊。

要知道,日本研究所只是华为全世界15个研发中心的一个,只是400个日本手机工程师,其作用难道比那8万名全球研发人员还重要?

徐静波这个说法,是很不负责任的。

褒扬日本,不需要贬低中国。

「研究+实验室+工厂」是华为的既定战略,任正非在华为英国的剑桥研究所视察时说过,

「希望剑桥所能吸引四面八方的人才,发挥喇叭口作用。我们研究所的科学家,在学院教授的理想之光的照耀下,吸收宇宙能量,形成Know How后传回产品开发设计部门,启发他们去做产品。」

事实上,华为曾和索尼在日本成立联合实验室,定制sensor。华为也和莱卡一起开发手机镜头。华为还收购nokia的手机摄像团队一起开发产品......

华为是聚天下之英才而用之,拿其中一个来证明华为落后,这从逻辑上说不过去。把华为手机进步的功劳全部推在日本的400名手机工程师身上,我怕他们担不起这个分量。

真正值得注意的是日本科技公司的积累、创新。

说实话,日本在全球尖端科技领域的实力是不容小觑的。

这才是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比如孙正义的软银集团现在已经是全世界拥有AI技术最多的一家公司,而孙正义合作的对象是丰田。

我们还在电动汽车市场步履蹒跚,而日本丰田已经制造出来了氢能源汽车,氢能源技术是丰田从1992年就开始研发的。

氢能源汽车「充气3分钟,可以开600-700公里」,氢气燃烧能量损失更低,能量转化效率更高,又不像电动汽车的电池那样容易老化,也不像电动汽车的电池处理会产生污染,关键是氢气还便宜,用之不竭。

今年,丰田推出了e-Palette移动出行服务平台,这是一个结合了电动化、车联网和自动驾驶技术的社会共享移动平台。

其中“e”代表高科技、环保和emotion,“Palette”在英文中有调色板的意思,而在这里指代可运送的盘子,包括运送人、货物和提供各种服务。

「买汽车的时候不是消费,是买了以后才消费」

丰田的目标是颠覆过去的汽车消费理念。

有了全自动驾驶的「e-Palette」,你的外出和回家都可以直接手机联网预约,而其余时间「e-Palette」可以自己去物流公司做商品配送,晚上它还可以变身一个移动商品零售店。

另外,「e-Palette」可以用于医院接送病人,在路上开展远程医疗,提高医疗的效率和质量。

「e-Palette」只是日本科技发达的一个缩影,日本在ICT全产业链(信息、通讯、技术)、物理、化学、生物科技等等领域,都有很厉害的实力。

其中有两个原因值得我们深思,一个是日本对科技研发的长期投入和耐心,一个是日本人对基础科学研究的重视。

最近,马化腾在知乎提了个问题在网络上吵翻了天,

「未来十年哪些基础科学突破会影响互联网科技产业?产业互联网和消费互联网融合创新,会带来哪些改变?」

什么是基础科学呢?

是人类对世界、大自然最本质规律的认识。例如如果没有基础物理理论的进步,我们现在就不可能有电视机、手机的发明。

说到小马哥的那个问题,有个网友的回答有很多人点赞:

“斯格明子”是未来磁存储技术的基础。斯格明子的间距可仅为几纳米,与此同时,现代硬盘的磁畴最少为100纳米。

基于该效应的理论原理,下一代储存技术已经在研发之中,当前实验的效果,可以实现比上一代的NAND芯片性能更强,密度比DRAM内存高40倍,读取速度快100倍,写入速度快1000倍,耐久度高1000倍,200平方毫米左右的单芯片即可实现TB级存储,还具备结构简单、易于制造等优点。

这就说的就是基础科学的突破,对互联网存储问题的解决至关重要。

任正非早就认识到基础科学的重要性了。

「有长期重视基础研究,才有工业的强大,只有长期重视基础教育,才有科技和产业振兴的人才土壤。数学家、物理学家对宇宙和未知领域的探索,为人类带来了全新的视野和方法。」

比如现代计算机无比强大的功能,起源于最基础、最简单的数学规则。

任正非强调,现代产业的根本在基础研究,基础研究的根本在于教育,

「基础研究的突破,往往需要上百年,数代人的共同努力,需要有天才的灵感闪现,更需要大量科学家、能工巧匠的持续创新。基础研究的根本在于教育,要形成英雄“倍”出的人才黑土地。教育是立国之本,教育是最廉价的国防,今天的教育,将决定科技、产业、国家的未来。」

1870年普法战争胜利后,老毛奇元帅说:“普鲁士的小学教师赢得了萨德瓦战役。”威灵顿公爵认为,“滑铁卢的胜利是在伊顿公学的操场上决定的。”

所以任正非认为,少年强,则国强,基础教育的关键在教师。

如我以前所说,我们只有一个华为是远远不够的,我们要赶超日本,我们要赢得未来的胜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任重道远,诸君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