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最喜欢令狐冲,但令狐冲不值得!

在金庸的一十五部武侠小说作品中,《笑傲江湖》里的主角令狐冲有很多人喜欢,甚至作者金庸说到自己最喜欢的男主角时,也把令狐冲排在了第一个。

2001年,金庸到浙江大学演讲,就亲口对学生们说,「男主角我最喜欢令狐冲、杨过、萧峰。」

是啊,相比郭靖的鲁钝无趣、杨过的黯然销魂和萧峰的命运沉重,那个放荡不羁爱自由的令狐冲谁不喜欢呢?

我曾经也喜欢令狐冲,潇洒,讲义气,重感情,快意恩仇,无酒不欢......有令狐冲的江湖,才是我向往中的江湖。

江湖就是应该笑傲的嘛!

可后来,年岁渐长,历世渐深,就越发觉令狐冲软弱、无能和随波逐流的一面。

令狐冲是一个江湖浪子,也只是一个江湖浪子。

整部《笑傲江湖》,有过无数人命的死伤。

但无论是衡山派刘正风、魔教曲洋和他孙女曲非烟的死,还是令狐冲师母宁中则,以及任我行的死,都不如三个路人的死让我动容、动心。

那是令狐冲初上少林寺,在谢绝方丈的好意后,一个人随意游荡江湖,在路上巧遇了被正邪两派追杀的「天王老子」向问天。

路见不平,令狐冲拔剑相助,于是向问天带着他一起逃亡。

然后,向问天就杀了三个人——

......奔出十余里后,又来到大路,忽有三匹快马从身旁掠过,向问天骂道:“你奶奶的!”提气疾冲,追到马匹身后,纵身跃在半空,飞脚将马上乘客踢落,跟着便落上马背。他将令狐冲横放在马鞍桥上,铁链横挥,将另外两匹马上的乘客也都击了下来。那二人筋折骨断,眼见不活了。三人都是寻常百姓,看装束不是武林中人,适逢其会,遇上这个煞星,无端送了性命......

身为魔教中人,向问天滥杀无辜,虽然残暴,但也可以理解。不过,令狐冲你是名门正派呀,你可是正道中人耶,你的侠义精神哪里去了呢......

向问天杀了人后,「乘者落地,两匹马仍继续奔驰。向问天铁链挥出,卷住了缰绳,这铁链在他手中挥洒自如,倒似是一条极长的手臂一般。」

真是好武功,好潇洒。

而令狐冲呢,我们看看他是什么个态度:

令狐冲见他滥杀无辜,不禁暗暗叹息。

向问天抢得三马,精神大振,仰天哈哈大笑,说道:“小兄弟,那些兔崽子追咱们不上了。”

令狐冲淡淡一笑,道:“今日追不上,明日又追上了。”

向问天骂道:“他奶奶的,追他个屁!我将他们一个个杀得干干净净。”

好一个「暗暗叹息」!

由此可知令狐冲并非是侠义中人,尽管他在书中做了不少行侠仗义的好事。

要是换成郭靖会怎么做呢?

就算是明知打不过,郭靖也会挺身而出制止暴行;就算是朋友,郭靖也不会混淆大是大非。

在《神雕》书中,因为两个徒弟失陷在蒙古大营,郭靖带着杨过去面见忽必烈,忽必烈说,自己和郭靖相交三世(成吉思汗、拖累、忽必烈),要是知道徒弟来行刺,郭靖必然是不准。

但郭靖却正色说道,

「那却不然,公义当前,私交为轻。昔日拖雷安答领军来攻襄阳,我曾起意行刺义兄,以退敌军,适逢成吉思汗病重,蒙古军退,这全了我金兰之义。古人大义灭亲,亲尚可灭,何况友朋?」

一句话掷地有声!

这才是英雄气概!这才是侠之大者!

而如果换成是萧峰呢,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萧峰根本就不会和向问天这样的人交上朋友!

为了顾及朋友之情而坐视无辜百姓被杀,可见令狐冲性格的软弱,不说郭靖、萧峰,就是段誉、胡斐等人也比令狐冲更像个侠客。

不要说什么江湖,人命如草芥,本就是如此,如果一切全看拳头大小说话,那还要什么行侠仗义。

后来,令狐冲被向问天利用,迷惑住了“江南四友”,而陷身在西湖梅庄的地牢,让向问天救出了魔教教主任我行。

在地牢,令狐冲学会了任我行的绝学「吸星大法」,脱身后,他又变成了少林、武当和魔教之争的一颗重要棋子。

或者说,令狐冲在《笑傲》中,看似潇洒不羁,但一直是做棋子、随波逐流的命运。

令狐冲一开始是师父岳不群和嵩山派左冷禅争斗的棋子,正是在他的帮助下,岳不群坐上了五岳派掌门的位子。

其实,岳不群在令狐冲心底一直充当的是父亲的角色——令狐冲从小就是个弃儿,所以他对师父师母敬若神明。

他的人生之路本来很简单:学好武艺,为华山派建立功劳,娶小师妹,当华山派掌门——就像他师父岳不群也是娶了师妹一样。

不只是令狐冲,你看郭靖、萧峰、杨过、石破天等主角,都是从小没有亲生父亲抚养的,韦小宝甚至是不知道父亲是谁。

这和金庸有很大关系,在金庸年轻时期他父亲就去世了,相隔两地,金庸在香港大哭了好几天,老家从此成了他的伤心地,以至于很久都不愿回去。

现实生活中的缺失,人们通常都会在小说电影等精神世界里寻求弥补。所以有人说,金庸笔下就像是个「爸爸去哪儿」的故事。

扯远了,回到令狐冲。

令狐冲的无疑是聪明的,天赋很高的,这点在风清扬教他独孤九剑时就展露无疑了。

几千字的剑诀,令狐冲一个时辰就可以记得一字不错,以至于风清扬喜到拍大腿,赞他是“孺子可教”。

而令狐冲能让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采花大盗田伯光一再上当受骗,也可知他确实是聪明过人。

但令狐冲有的,只是小聪明。

风清扬和任我行都知道岳不群是个伪君子,但令狐冲对岳不群相信无疑。

这还可用师徒感情深厚解释。

但通过令狐冲带领一干江湖豪杰冲上少林寺救任盈盈一事,就把令狐冲的无能暴露无遗了。

群雄进了少林寺后,发觉是中了正派的圈套,这时候令狐冲作为首领,心里毫无应变之机,行事也是毫无章法,既不知探查对方虚实,也不能带领部下脱身险地。

当令狐冲决定大家伙一窝蜂一样冲下山去的时候,计无施问他,“盟主,下山之后在何处聚会,以后作何打算,如何设法搭救圣姑,现下都须先作安排。”

令狐冲回答,「正是。你瞧我临事毫无主张,哪里能作甚么盟主?我想下山之后,大伙儿暂且散归原地,各自分别访查圣姑的下落,互通声气,再定救援之策。」

计无施见令狐冲确无统率群豪以应巨变之才,便也当仁不让,朗声说道:“众位朋友听了,盟主有令,大伙儿分为八路下山,东南西北四路,东南、西南、东北、西北又是四路。咱们只求突围而出,却也不须多所杀伤。”

结果山下又有埋伏,群豪中了箭雨死伤无数,这时候令狐冲又抓瞎了:

「令狐冲一时拿不定主意,该当冲下山去,还是回去接应众人。计无施叫道:“盟主,敌人弓箭厉害,弟兄们冲不下去,伤亡已众,还是叫大伙儿暂且退回,再作计较。”」

退回少林寺后,令狐冲心乱如麻,胡思乱想,「倘若是他独自一人被困山上,早已冲了下去,死也好,活也好,也不放在心上,但自己是这群人的首领,这数千人的生死安危,全在自己一念之间,偏生束手无策,这可真为难了。」

其后冲阵的时候,生死之地,令狐冲心里想的竟然是,「小师妹这时候不知在干甚么?」

为任盈盈一叹。

金庸的小说为什么百读不厌,就在于此了。

他笔下的人物,无论主角配角,人物性格都是立体的,善中有恶,恶中有善,一念善一念恶,洋洋洒洒,不落俗套。

金庸不会因为是主角就一味偏向,也不会因为是配角就忽略不计,你看他的文字,可谓通俗简单至极,几乎通篇都是大白话。

可正是这种简单平常,才是真正高级的写作手法。

这就像做菜,真正的大厨烹饪时绝不会大量使用调味品,只有恰到好处的发挥出食材本身的味道才是一盘好菜。

你可知道,就是一根黄瓜,用铁刀拍开,和用木板拍开,其中的滋味也是不一样的。

你看金庸小说中无论多么浓烈的情绪,他都不会过分的去渲染,故事里那么多悲欢离合、痛彻心扉,可他的文字依然是内敛克制,点到即止。

同样的《笑傲江湖》故事,如果换成现在一天万字的网络写手,可以写上几百万字、几千万字,但在金庸笔下不到百万字就写完了。

所以可以让人百读不厌,回味无穷,所以金庸才是真正的大师。

著名作家王蒙就曾说过,「我认为金庸写的是一个高峰,几十年内、百十年内未必有人写武侠小说能写得过金庸的。」

最后,令狐冲当然是潇洒的,自在的,也是超脱的,幸运的。

「世人有谁不死?咱们一起死了,圣姑困在狱中,将来也就死了。正教门派今日虽然得胜,过得数十年,他们还不是一个个都死了?胜负之分,也不过早死迟死之别而已。」

令狐冲真正的性格就是这样,江湖浪子,四海为家,无牵无挂,只要有酒喝就可以了。

但任盈盈是令狐冲最大的幸运。

如果没有任盈盈爱上他,令狐冲的结局大概是没有什么好结果,至少不可能全身而退,归隐山林。

这样的令狐冲是讨人喜欢的,只是我不喜欢。

我忘不了那三个死在他眼下的无辜路人,尽管他们连名字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