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秘密

有一天,大概是下午吧,我坐在你的椅子上,打了两局英雄联盟,人机。宿舍网差,总是掉线,被队友怼了好几次,觉得无趣,便下线了。

可能是四点半左右的样子,我疲惫地抬起头环顾四周,十来平的空间里,小小的厨房,小小的卫生间,小小的单人床。床对面是书桌和高高的储物架,架子第二排摆着我上一年送给你的从宜家随便买的关节可以活动的小木偶。我记得我走的时候将它摆成了奔跑的形状,现在是另一个样子。

书桌正对着窗,一棵茂盛的松树,枝桠正好横斜于前,与墙壁隔着四五米远的样子。有一只小小的鸟,很小,我都怀疑是蜂鸟的,扑棱着翅膀拍打松针。有些忧伤的夕阳色慢慢铺上了桌面,我想说话,却不知道有什么可讲。好寂静啊,我仿佛都能听见那只小鸟翅膀扇动的声音。

我看着窗外静悄悄的松树,哭得不能自已。长期困居于此的你啊,有多少个时刻是在这样的孤寂中度过呢?

又有一天,我突然顿悟,为什么人们更倾向于戏称微信是“老年人”社交工具,

坦白说上匿名的“最好的遇见”,空间秘密板上不知道谁的心事“我好像爱上你了”,不都是少年时期暗自怀揣不敢告白又忍不住要公之于众的可爱心思?长大了的人啊,自我保护着将心事藏起来发个分组可见的朋友圈,还常常要说“图文无关”。

用QQ的朋友少了,我也早已习惯了朋友圈,空间常年处于荒草丛生的状态。所以当有一天我发现,访客记录里有个人天天在我空间拔草的时候,简直就像发现了新大陆。

在社交空间里留下所有关心你的人的足迹,从足迹里关心哪些人在关心你,倘或有互相关心的线索,便并不由窃喜,这也是少年心事浓重的一部分呀。

为什么当我们非常在意一个人的时候,就会想要把与之有关的社交账号都加个遍?微信、QQ、微博、博客,甚至于Github、CSDN,尤其是如果有小号,更是忍不住想知道。

因为我们是如此渴望洞察一个真实的人的内心世界,扒出他那些仅为少数人知的事迹,成为他关系亲近的惟几。当我大费周章或者不经意间以为自己揭开了那个人心之一隅时,或感同身受的悲恸,或柳暗花明的惊喜,都让人忍不住得意。

我们终究是难以长大的孩子。就像发现了Google的小恐龙,Excel2000内置的赛车游戏,刺激战场防空洞的离奇位移bug一样,发现一个人内心的秘密带来的快乐与这些本质上无异。因为啊,因为呀,我知道,你不知道,这就是我高兴的秘密~

而每个人自己也藏着小恐龙、赛车和离奇的位移bug。有些事,我只想让他知道,而没心情与你分享,这也是我高兴的秘密~